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买榛子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哲理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834发表时间:2015-12-30 16:49:43 临汾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    “喂,你明天有空吗?”   “干嘛?”   “劳驾你赔我到山里买一趟榛子怎样?”   “你自己去吧。”   “算求你了,你还不知道我这开车的‘二把刀’手艺?”   “得,明儿见。”   一清早接到了朋友的电话,预约了第二天的事情。我这朋友在国营商业当了近三十年经理,遇到改制折了原先的一大摊子,转眼间成了私企老板混的挺殷实。谁信他的,说是到山里买榛子纯属幌子,倒不如说是遛遛新买的途观轿车。哥们开车十几年了方向感差点,老是不相信自己的驾驶技术,陪着去吧。   县域环山,尤其是南北两山不缺山榛子、野核桃、蘑菇什么的,这几天正是采摘季节去逢当时。往北到了长安岭满山葱郁,待穿过一条四千多米的隧道就进入了邻县的万千沟壑,这里正是山珍野果的集散地。路过一个小山村躬前打听一位闲坐在路边晒太阳的老者,这老者颇有风度一身休闲装束气质不凡,言到:   “这年头逆反了,退休到乡下闲住,村里人都懒得摘那些东西卖小钱儿,每逢周六日城里人反倒进山采摘,今又碰到你们来买,趣事趣事。”   未等我们回话,老者再言:   “告诉你们,要想买到榛子,趁早开车到大山沟里去,或许那里的村民还有这份闲心。”静心一想老者言是,忙拜谢另辟蹊径了。   仰仗了共和国村村通工程,一条不错的柏油路径直钻进山里。两侧青山已现点点红叶,蓝天白云掩映苍鹰翱翔,沟壑峡谷回旋不见头尾,小村贴山隐藏炊烟袅袅。静极了。车轮沙沙,爽爽的秋风挤进车窗,十里不同天,恍如世外桃源。朋友把车开的左贴贴右靠靠忙不迭的看风景:   “嗨,咋开的车,对面来车咋办,规矩走你的路。”我呵斥着。   前方的路廻弯很大坡连坡弯套弯,朋友开始肝颤:   “不行你开吧。”   “把稳你的方向,不然方向盘会较劲跑偏,速度慢点就行,否则你这辈子也练不出手艺。”我加重语气。   一个袖珍的小山村出现了,路边有几个人在青石板上闲坐,立竿见影,朋友规矩的把车慢慢地停靠在右侧。青石板上坐着两位老者,旁边站着两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石板翘起的缝隙边儿还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狗。一位老者闷头卷着手里的旱烟,两位妇女的手里拿着不知什么人洒下的花花绿绿的宣传品在看,嘴里还念叨着:   “洗衣机倒不错也不贵,可惜咱们这里没有自来水,听村长说明年村里就能建水包,(简易水塔)到时候自来水就能进家了,等通了水咱也买一台试试,在城里的亲戚家见过,过大年的时候洗个大件可省劲儿哩。”   赶忙向两位老者走去,掏出烟敬上,他们欢愉的接受了。   “您二位高寿?”   “我七十六,他八十三。”   “来山里转转?离这儿四五里地的寺里挺不错,去年刚新建了戏台,庙会唱大戏的时候三里五村的人都来,城里人也来,可热闹了。”   说明了来意,一位妇女说出了我们与第一位见面老者相似的话,就在我们感到失望的时候她话锋一转:   “对了,小五子前些时到山里捡榛子去了,说不定他家有,我带你们去看看。”   快人快语让我们感到惊喜,打心里感谢厚道的山里人。朋友跟着去看榛子,我随便四处转转。   村里几处新盖的瓦房甚是显眼,大多数老房子塌檐缺瓦艰难地挺立着。村头的几间房已经荒芜,一处长草的院子里,一棵山楂树上挂满红楞楞的果实透出勃勃生机,大门上的锁已经锈蚀了。一处破损的墙壁上沾着几张告示,上面清楚地标明着前几天这里刚刚放映过电影还有下次放映的时间。政府昭示的扶贫村醒目的展示在一块抹平的墙体上。一架碾子已经损坏,碾盘静静的躺在草丛里,心想,可能碾盘被机器代替,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思谋间,一阵咩咩的羊叫声传来,呵,足有两三百只的一群羊从村子靠山的圈里一路跑来,掀起的土尘裹着浓浓的羊膻味。   如果猜不错的话,与大多数村庄一样,村里就剩下老人妇女了,安装自来水进户,还有这么大一群羊可能都是扶贫项目带来的惠民现实。故土难离,自打建村那天起,这个小山村或许已经存在了几百年武汉中际医院靠谱吗,一方水土养育了这一方人。一阵狗叫声传来,那位妇女和朋友从村里走出,一个村民扛着两只纤维袋跟随,从朋友那大老远就嚷嚷的声音中听出他如愿以偿了。是的,他买到了很不容易买到的榛子。卖榛子的老乡还高兴地要下了朋友的手机号,说是明年秋天再给他打电话,要是还买的话他肯定提前上山去摘。   临走,随同朋友买榛子的那位妇女试探着说出了一句话:   “我家养着一群鸡,喂的全是五谷杂粮,绝对是你们城里人说的绿色无污染柴鸡蛋,不行你们买点儿?”   受人之慧不能却之不恭理当看看。这位妇女高兴地把我们引向她家。   一介柴门小院,低矮的土房,见生人来了一条土狗呲着牙狂吠,在主人的呵斥下夹起尾巴钻进窝里低吼。十几只土鸡在院里有走有卧还有的趴在鸡窝里下蛋,荆条柴禾堆了半院,柴禾堆边还有三四只刚出窝的小猫在玩耍。   进得门来低矮压头,纸糊顶棚黄土墙壁,一节红躺柜摆在中屋,墙上贴着老旧的年画,一座大锅台的灶口还有烧柴的灰迹。上房一铺炕糊着墙围子,被褥垛在炕上,活脱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的情形再现。   那妇女从里屋拿出鸡蛋篓给我们看,大约十来斤的样子,朋友见状都要了,女主人高兴地什么似得。闲话中得知,她男人是瓦匠在城里干活,好几天才回一趟家。她还说,当年日本鬼子来的时候这里是平北抗日根据地,政府明年要给这里的贫困村建房补黑龙江哪里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贴,他们家要翻盖建新房了。   打心眼里为他们送上祝福。榛子买上了,车也遛了,还别说,朋友的车技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明天陪我到野三坡咋样山东有哪些癫痫病的权威医院?”   “先别侃,待会你得拿好酒伺候,”   “得嘞。”   共 21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