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再婚夫妻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中考作文
“老二亮儿,你带上雯雯和倩倩去西头也去看看你妈,她最近身体不大好,给她留点钱让她好好养养身子。”   “文萍你带上崔浩去前巷过去看看你爸你妈,也让他们见见未来女婿乐呵乐呵,大后天你们结婚让他们也早点过来,就说我跟你爸这边忙不过来,非他们帮忙不可。”   “明明你带兰兰一会去给奶奶也上个坟,告诉奶奶你娶媳妇了,让她看看兰兰多漂亮。”   打发走了孩子们,淑兰和老伴陈建稍稍歇了歇,又起身看看这个的房间哪没收拾好?去那个的房间看看还缺什么不缺?最后来到女儿文萍的房间,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给女儿的嫁妆,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准备的?女儿的嫁妆她花心思准备了整整大半年了,直到今天她还在想还有什么没给女儿准备好的。坐在女儿的床边淑兰婶子的思绪陷入到了她三十年前进陈家时候得情形……   三十年前,也是一个小年,那天她趴在丈夫的坟头哭了很久很久……她记得那天的风特别的大,阴暗的天空中零星的飘洒着纷扬的雪花,那雪花不等落地就被风刮的团团乱转,最后滚落在背风的枯黄的荒草根部,黑脏脏的让人看得心生厌烦。呼呼的北风吹得枯黄的荒草发出呜呜咽咽的的哭泣声音,在这个荒郊野外越加的凄凉和悲哀,令人心惊胆颤心底发毛。四年来丈夫的坟茔她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唯独今天让她更为悲伤和难过,她一边半蹲在丈夫的墓碑前烧着纸钱,一边流着眼泪不停的问:“辉儿,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我该走还是该留啊?我求你说句话好不好啊?”   淑兰跟丈夫康辉是高中同学,康辉温文尔雅,满腹经纶;淑兰性格温婉,贤淑美丽。结婚后二人恩恩爱爱,上敬老人,亲睦友邻,母慈子孝,一家人和和睦睦,羡煞乡邻。淑兰的婆婆慈眉善目,心善得像个菩萨,对淑兰更像是个亲闺女一般疼着爱着,让淑兰从小缺失的母爱在婆婆身上得以偿还。淑兰觉得天下没有比她更幸福的女人了。婚后两年他们有了儿子康垚,儿子的出生更是让这个家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世事无常,天妒英才,更妒美眷。淑兰和丈夫康辉的幸福生活没过几年,老天降难,康辉毫无知觉的患上了肝病,一经发现检查出来就晚了。淑兰带着丈夫在各大医院辗转奔波了大半年,最后还是无力回天,她最亲爱的丈夫依依不舍得留下她独自去往了天国。丈夫临终弥留之际含糊不清的一遍遍嘱托她“一定要带好孩子,照顾好娘”,他眷恋的眼神死死盯着淑兰的眼睛一眨不眨,渐渐暗淡,慢慢闭合。任淑兰再怎么声嘶力竭的哭喊呼叫,她的辉儿都已经听不到了。   丈夫走后,从悲痛中走出来的婆媳俩带着孩子垚儿,祖孙三人相依为命的生活了四年。四年来明事理的婆婆不断地劝媳妇淑兰改嫁,她不忍心媳妇这么好的一个闺女年轻轻的就守着她这么一个孤老婆子耽误青春。每当婆婆对淑兰劝说的时候,淑兰一是舍不下跟丈夫的情缘,二是不忍心她走后婆婆一个人孤单无人照顾,她总是一句:“妈,这事咱不提,我跟垚儿走了你怎么办?辉儿临走的时候要我好好照顾你。”“傻孩子,话是这么说,可妈总不能耽误我娃你一辈子啊?你还年轻,有合适的再走一步吧。”   几天以前,淑兰进门的时候看到婆婆在院子里跟一个胖胖的妇人在聊天,她放下锄头冲那胖妇笑了笑打了声招呼:“婶子来了,你们聊。妈,我做饭去了。”淑兰刚想走,谁料那胖妇忙一把拉住淑兰的胳膊,一张大嘴吧拉吧拉唾沫星子乱溅:“哎呀,淑兰啊,婶子正在等你的呢。快先坐下。”淑兰一脸的疑惑,满心狐疑,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斜眼糊满了眼屎的肥女人啊?那老妇人贪婪的目光对淑兰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你看看,你看看,这么俊俏的闺女谁看了不心疼啊,婶子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孤单单的过日子啊?我这会子正在跟你婆婆说这事呢,乡镇中学有个老师刚刚跟老婆离了婚,跟你年龄差不多大,个头高高的,眼睛大大的,厚道随和,有个儿子跟咱垚儿小一点。婶子觉得你们俩很合适,你要同意了婶子带你们见个面如何?”闹了半天这个胖女人是给她说媒的,淑兰马上脸带怒色站了起来:“婶子你别说了,我哪也不去。”淑兰转身回房间不再理那个胖女人,她婆婆只好开口打圆场:“她婶子你别介意,你先回去,我再劝劝孩子,能有个合适的人给她成个家,我这当娘的心也安了。”那胖女人悻悻地离开前,她那巧舌如簧的嘴一再地劝淑兰婆婆机不可失,错过了这桩好姻缘怕是再也碰不上这么合适的人了。   淑兰最终在婆婆的苦口婆心劝说下和陈建见了一面。淑兰年轻的时候确实很漂亮,苗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会说话似得勾人心魄,樱桃小口一启唇,那甜甜的声音就透人心扉。淑兰受过高等教育,无形之中言谈举止间又多了那么几分优雅。第一眼陈建就被淑兰的美深深吸引住了。淑兰抬头仔细打量坐在她对面的陈建,那个媒人夸得花骨朵一般的男人,他看起来确实是很魁实,肩宽体阔,浓眉大眼,国字方脸,但是那一脸的络腮胡子怎么看让淑兰的心里怎么不舒服,与丈夫康辉温文儒雅的形象实在是相差太远了。淑兰只是简单的问了问他的工作情况,他回答是在乡镇中学绞水(音:教书)。绞水只是一种从井里打水的学校勤杂工,但是当地方言绞水与教书的发音是一样的。陈建口中的绞水听在淑兰的耳里成了教书,这一方言混淆导致的错误让淑兰一辈子心中缺憾。苗淑兰真的以为眼前的陈建也像自己的爱人康辉一样是个满腹经纶的教书先生,看在这一点上她点头同意了这门婚事,哪曾想过他会是个一字不识的绞水先生。   双方同意后,陕西人三六九往前走,逢三、逢六、逢九都是好日子,他们的婚期就近定在了腊月二十六这天。二婚都没有大操大办的意思,约定双方家人一起简简单单吃个饭就成。   腊月二十六,家家户户在忙着准备过大年。淑兰在婆婆的亲自梳妆打扮下被送到了接她的陈建手里。临出门前婆婆爱抚的将淑兰揽在怀里哽咽着给她一遍遍嘱咐:“兰儿啊,嫁过去不比在咱家,凡事多担待着点,心胸放宽,多忍让,有啥委屈回来给妈说,别苦了自己。垚儿先留在家,等你在那边适应了再接垚儿不迟。”婆婆的一席话说得淑兰也难受不已,她起身趴在地上给婆婆磕了几个头:“妈,我走以后你一定要多保重身体,地里的重活你别弄,等我回来我种。”淑兰抬腿从地上起来后都没敢再回头看一眼婆婆就匆匆往门外走,她只怕她稍一迟疑就没有了出门的勇气了。儿子垚垚在婆婆的怀里声嘶力竭的哭喊:“妈妈别走,别丢下垚垚。”   淑兰在娘家哥嫂的陪同下再婚嫁到了辛庄陈建的家。进门后陈建拉过儿子陈亮让她叫淑兰“妈”,谁知道这个小家伙倔强的拧着脖子大声喊:“她不是我妈,我妈被你们赶出去了。”儿子陈亮不懂事喊出这么伤人的话让陈建很生气,他正准备抡起胳膊揍儿子的时候被淑兰拦下了:“小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日子长了慢慢就好了。”淑兰弯下身子伸出手本想拉过陈亮,趁机跟他亲近亲近,谁知这个小子像个刺猬一样不容许别人靠近他一点点,他使劲推了淑兰一把,将她一下子推倒在地,半天起不来。陈家眼前发生的一切正被陈建的前妻秋英在门缝里看个清清楚楚,她的脸上露出冷冷的得意的笑:“哼,小妖精,好看的还在后头呢!看我儿子不弄死你才怪呢!”   秋英和陈建结婚几年,不断地跟婆婆吵架闹事,闹得家里整天是鸡犬不宁,忍无可忍的陈建逼秋英离了婚。离婚后的秋英为了和陈建赌气,改嫁到了陈建的斜对门,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故意惹他们一家心烦。   淑兰嫁过来的日子,一是跟陈建生活习性上的不同,让他们彼此一时之间不能适应。淑兰爱干净,衣服鞋袜不管新不新,旧不旧,一定要干净整洁,床单被褥要收拾得平平整整,方方正正,每晚睡前洗脸洗脚不能马虎;可陈建多年的习惯随性惯了,衣服到处乱扔,脚丫子想洗就洗,不想洗好几天都不洗,臭烘烘的熏得人没地方呆。淑兰初进门,他心里对这些繁琐的梳梳洗洗有意见有抵抗,每晚淑兰将温好的洗脚水端进房间放在炕沿下逼他洗了脚才准上炕,将他的鞋晾在窗子外面,袜子给他天天换。时间一长,陈建自己不洗都觉得不舒服,一个劲埋怨淑兰:“我这好好的都被你教出了一些坏毛病,这不洗脸不洗脚还睡不着觉了,他娘的。”   陈建自小就在农村长大,周围都是张口就说粗话的人,受环境的影响他也时不时就是骂娘的粗话就顺口出来了。在淑兰的多次抗议下陈建在慢慢改变,一想到淑兰微怒的娇颜他就不忍心再让她生气。刚开始控制不住自己,每每粗野的话一到唇边他就使劲捂嘴巴,憋得“噗”一声,常常会逗得大家一阵哈哈大笑。他们夫妻都在为彼此努力改变着,淑兰学着适应陈建的生活方式,陈建也在努力改变成淑兰更乐意看到的那个样子,脸上的胡须整天刮得干干净净,人看起来精神爽朗了很多。   淑兰和陈建结婚后,很少听到他们夫妻红脖子涨脸的大吵大闹,偶有意见不同也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小声商讨,达成一致。这一切陈建的母亲看在眼里,对淑兰很是满意,人前总夸淑兰的好。听到这些话的秋英恨气不过,她常常偷偷叫了儿子叫他回来使坏,并一再故意嫁祸给淑兰。比如让亮亮撒谎说淑兰后妈狠心打他了,不给他吃饭了等等,事情一件接一件,闹得就没停过。这个小亮亮年龄小,分不清好坏,就听他母亲的话,故意给淑兰房间的床单被褥上抹油弄土,甚至动手剪个洞,被窝里藏蝎子毛毛虫等吓唬胆小的淑兰。在淑兰辛苦清洗那些被亮亮弄脏的床单被褥,脚被蝎子叮的走路一瘸一拐的时候,秋英那边却在哈哈大笑看洋相。   亮亮在秋英的教唆下心中对这个家包括对他的父亲陈建心里充满了仇恨,每天就是想法子捣蛋、淘气、说谎话、挑事非故意气大人,最后连一向疼爱他的奶奶也对他心生厌烦了。亮亮在跟村里几个孩子淘气的时候被推倒摔伤,胳膊骨折了,这下子秋英借机闹事,说亮亮的胳膊是被淑兰这个狠心的后妈给打折的,淑兰是又好气又难过,有这么个妈教育,亮亮不出事才怪呢?淑兰在一个午后将秋英拦在了地头,面对面跟她站着说要跟她谈谈。淑兰给秋英讲了很多,希望她不要再对孩子灌输仇恨的思想,她非常诚恳地对她说了一番话:“秋英,我知道你跟陈建离婚心里委屈,但离婚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与孩子无关,你是亮亮的亲妈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但陈建是亮亮的亲爸也是谁都无法改变得,将来孩子长大会懂事,他分得清是非恩怨的,难道你希望孩子将来也仇恨你吗?如果你为亮亮好,我希望你不要再蛊惑他一味的淘气闹事了,我希望你能够多劝劝他好好学习,将来出息了不也是你的福气吗?你若是想毁了亮亮的一辈子,你就尽管教唆让他胡闹,将来他也就是个村子里的二流子,我看他能孝顺你到什么时候?”   淑兰的一番话说的秋英哑口无言,自此她就没再教唆儿子使坏了。在淑兰耐心的护理下亮亮的胳膊也很快恢复了,淑兰亲自将亮亮送到了学校,要他好好学习,每天晚上亮亮都会在淑兰的房间里认真的写完作业才回奶奶房里睡觉。淑兰是真心对亮亮好,陈建的母亲非常欣慰,她在临终的时候还拉着淑兰的手对她感谢不已:“亮亮有你当妈,是他的福气。”并一再嘱咐孙子在他走后一定要听淑兰的话,将来长大了孝敬她。   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陕西小儿童癫痫医院武汉儿童医院癫痫治疗武汉癫痫怎么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