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在省高院工作的日子里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中考作文
一、到洛阳去   在二零一零年的那个公历四月底,我在金三角的大街上走着,暖阳的金光迸射,突然手机铃声响起,让我到洛阳中院金凯悦酒店报到,参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的第二巡回合议庭工作,办理申诉案件。哦,来市中院有些时日啦,没有工作,静待分配。那个市中院的小马让我手机开着,随时等候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通知,一起借调市中院的其他基层法院的同志,都有了去处,唯独俺没有下文。那天市中院政治部人事处的一个姓王的处长讲,中院党组没有研究你的位置,我就有点纳闷:看来人老了,毕竟四十六啦嘛!咱能怎么样,咱又能怎么样呢!?   洛阳,九朝古都,牡丹名气不小。记得多年前看过一部小说叫《镜花缘》的,和牡丹有关,和武皇有缘。倏忽间想起了林徽因的诗《人间四月天》,此诗的魅力和优秀并不仅仅在于意境的优美和内容的纯净,还在于形式的纯熟和语言的华美。诗中采用重重叠叠的比喻,意象美丽而丝毫无雕饰之嫌,反而愈加衬出诗中的意境和纯净——在华美的修饰中更见清新自然的感情流露在形式上,诗歌讲求格律的和谐、语言的雕塑美和音律的乐感,词语的跳跃和韵律的和谐几乎达到了极致。啊,四月,美丽的四月!林徽因的四月天,我的四月天,人间四月天!   我和市中院民一庭的小宋乘着路过三门峡的普快列车踏上了奔赴报到的所在。小宋和我是同乡,都是大山里的孩子,实在。   我们来到三门峡火车站,进站,上车,随着人流我们找到了座位。由于是慢车,车上的人不多,空位不少,我和小宋就选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列车向前行驶,一米一米,一里一里。窗外阳光明媚,春风和蔼,打开的车窗,透着新鲜的感觉。   闲着没事,我和小宋聊着,聊着工作,聊着家庭,聊着生活,聊着彼此的兴趣和爱好,此前,我和他并不认识。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下象棋。当然,是中国象棋啦!听说他爱下象棋,我就拿出象棋。哦,这副小象棋也跟我有年头了,记得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买的,价廉物美,花了不到一元钱。谁让咱喜欢这个中国象棋呢!!!九八年第一次借调市中院的时候,那次比赛,我差点拿啦冠军。记得最后一盘棋,我和一个三级高级法官对弈,我处于优势,比他多一个大子,多一个马,一边看热闹的同志们挺多,有的在加油,有的在点步,有的挖耳挠腮,结果我败下阵来,谁让他是我的父亲呢!“来,来,来,弄两盘。”一番谦让之后,小宋也不客气,当头炮,我马来跳。不知不觉中,车过了渑池,车过了新安。   忽然听到,车厢里传来播音员的声音:“各位旅客,洛阳站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请带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洛阳,这个一代女皇武则天曾经叱咤风云的地方,这个狄仁杰曾经护驾的地方……   下车,出站,换乘市内公交。洛阳,我又来了!记得第一次来洛阳的时候,是一九八五年,那时我在老家的农业局工作,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就有啦学习的机会,经过考试,我们一个单位的三个人就被老局长用一个植物检疫面包车送到了洛阳,也包括他的孩子。那天晚饭是在洛阳地区招待所用餐。和老局长分手时,他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记住毛主席的话,记住农业八字宪法”。这个,我还是晓得的,不就是“土、肥、水、种、密、保、工、管”吗?谁让咱是红小兵呢?谁让咱是农村出来的呢??谁让咱是一个农民的孩子呢???虽然我呱呱坠地于山城的大庙巷。   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我和小宋就来到了洛阳新区,在牡丹大道下车,一路是林林总总的摩天大楼,我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走了大约二三里的样子,金凯悦酒店五个大字映入了我的眼帘,终于到了。      二、开会   乘着电梯,来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前。敲门吧,小宋敲门之后,门开啦,一个老者应声打开了房间的门,他目光炯炯,仿佛猫一样。我们讲,三门峡法院报到。他的头有点秃,他说:我是张古淮,省高院的,认识一下。握手之后,寒暄之后,老张说:以后一年的时间就要在一个锅里搅稀稠啦。此时正是牡丹花会的如火如荼中,老张说,两人一个房间,等花会结束后,住宿的人少了,再一人一间。我们拿到了钥匙之后,就到了自己的房间,小宋冲了个热水澡,他说,你不洗洗吗???我就到啦卫生间,哦,淋浴,挺好!我就试着调温,我喜欢温度低一些,毕竟咱这身体还行。   我和小宋一同下楼,买啦点洗刷用品,对周围环境熟悉了一下,逛啦一会,对洛阳中院的前后左右有啦感性认识。哪里是吃饭的地方,哪里有水,有几个商店,都有啥子可买,都有啥牌子香烟,谁让咱是个烟鬼呢!   晚饭的时候,同志们到齐啦,绝大多数来自郑州方面,我们是少数民族,三门峡方面军两人,洛阳铁路法院方面一人。大家有点陌生,有点不适应,一张大桌都坐不下,有点拥挤。当然,洛阳中院的常务副院长来啦,他还带着个女的,说是他们院的立案二庭庭长。洛阳中院的领导为来自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巡回合议庭的同志们接风啦。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记得曹操这样说过,那是我在求学时看到的。接风的酒是汝阳杜康,大家交杯换盏,敬酒,喝酒,关系近啦不少。那位常务副院长说,他代表王院长给大家敬酒,有礼貌的同志都举起了杯。他说,同志们有啥困难,不妨讲一下,能办的办,不能办的,请谅解。后来王院长也和我们一起吃啦一次饭,他给同志们敬酒,轮到我时,老张把我向他做啦介绍,他认识我的父亲,还让我代父亲多喝啦两杯酒呢!   吃过饭之后,有人说开会。到啦会场,大家一起听着老张讲的注意事项和我们的任务,他讲啦再审案件的严峻形势之后,分啦三个办案小组。郑州铁路中院的老岳为一组组长,小宋在那里。来自郑州中院的老刘是二组组长。来自郑州的陈宇乃三组组长,我在这一组。   在这里有必要讲一下陈宇组长,他曾经在国务院工作过,因为八九年的风波回到了河南,当时的职务是院长助理。我们这个小组四人,其他两位一个是来自二七区法院的李汴京,一个是来自新密市法院的王文平,我就不用说啦!   老张同志,正处级审判员。老岳呢,正处级审判员,专职审委会委员。老张同志曾经是海南高院建院时河南高院支援者,一个文化人。老岳呢,一位曾经的海军战士,那个时代——毛泽东时代的海军战士。哦,我们的李汴京同志和王文平同志也是退伍军人,还有二组的老周和童铸同志。老张同志说,大家做好准备吧,等着省高院的助审员任命书下来,案件也就来啦。   等待,一天,两天,湖边的清波画着涟漪,渠旁的青草频频招手,一阵微风吹过,我偶尔有啦作诗的冲动。   没有多久,任命就下来啦,我做了省高院的助理审判员。      三、断案   记得有两个案子给我的印象颇深,且让我慢慢道来。   一个是洛阳中院的案件,另一个是郑州铁路中院的案件。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一个是案件,另一个还是案件。   那个洛阳中院的案件是一个婚姻纠纷,男方要给女方十五万元钱,结果男方不愿意拿钱,官司从一审打到二审,二审维持原判。男方是洛阳人,女方是贵阳人,是因为做生意,双方认识后,走到了一起,后来有第三者插足,男方有了异心,过不下去,要离婚。女方千里迢迢,离开老家,离开贵阳,来到洛阳,却落啦如此下场,实在可悲。牡丹花会结束啦,我和我的同志们一人一间房子。那女的三天两头去找我。她来了,总是先敲门,问是谁,从不搭话,门一开,总看到她一副老实的模样,立得整整的,仿佛小学生似的,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总是催问她的案子的进展情况。在通知双方到庭询问之后,来得就更勤啦,一次对我说,要给我三千元钱,希望案子快点办,我予以严词拒绝,我耐心给她解释,说我们办案有程序,我们会依法公正办案的,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让她放心。没结案前,裁定书未出来前,是不能乱表态的。此案最后裁定驳回男方的再审申请,遂了女方的愿,这是后话。   郑州铁路中院的那个案件,是一个赔偿案。说是一个男的到铁路上解手,结果被火车压死啦。事情发生后,铁路方面出啦公告,让亲属领尸,结果无人认领,就掩埋了。后来因为公安的原因,死者家属才得知此事。这男的从小过继给其叔,其叔做啦他的全权代理人,和铁路方面签了赔偿协议,赔了五万元了事,死者毕竟有过错,可领到钱后,死者的叔叔却犯了划算,又到郑州铁路法院立啦案,一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其不服,上诉,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死者的叔叔就到省高院申诉。我接手此案后,这位叔叔一见我就是一副凶神恶煞样,说话很难听,仿佛我挣了他钱似的。此案最后还是驳回了再审申请。结案后,此人又到洛阳缠过我几次,听说后来还跑到省高院找张院长闹。   那些日子,我们大部分时间在洛阳,因为大多数是洛阳的案子,在郑州的时间很少。我们的足迹遍布偃师、孟津、嵩县、栾川、新安、宜阳和伊川等地。我们的办案程序是这样的,首先阅卷,然后询问当事人,之后承办人拿出处理意见供合议庭讨论,然后将合议庭意见报高院领导审批。老张同志是我们省高院第二巡回合议庭的审判长,他年纪大啦,后来都累病啦,还上了支架。   抽调省院办案的日子里,一到星期天通常同志们大部分都回家啦,回郑州的,回洛阳的,回三门峡的,当然,我也一样。不过,有的星期天我没回峡,同志们都走啦,留下我一人,空荡荡的。那段时间,我没有请过一天假,出勤率最高。   这次省院办案结束时,我结啦22案,小宋23案,我们名列前茅,给三门峡中院争啦光。是为记。      四、闲暇   在洛阳的那段日子里,我们经历啦两场红事和一场白事,张古淮同志的女儿出嫁,王文平同志的儿子娶亲,李汴京同志的母亲去世。老张的女儿结婚时是在郑州国际饭店待客的,我都买好了两张高铁票,可由于那天自行车赛,三门峡市内交通管制,小宋不能及时赶到车站,我也就作罢,只好把到手的票处理了事。后来老张因为我们没去,还特意带了两瓶红花郎酒到洛阳。文平孩子的事,大家都去了新密,喝了喜酒。汴京的事,过后方知,故没去。   人啊,都是感情动物。人在世上混,总要懂得人情世故才是,约定俗成的东西还是遵守为上,传统不可颠覆,承继才是本份。   时间长了,同志们也熟啦,一起散步,一起暴走。公园内,小渠边,大路上,信步来,信步去,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说说笑笑,唱唱跳跳。   革命导师列宁教导我们说: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是工作的本钱,身体是生活的本钱!人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身体,那一切都是扯淡。   我和小宋童铸几个人喜欢下象棋,有空就杀两盘。刚住进金凯悦酒店时,有闭路电视,也能在电视上下棋,后来换了有线电视,就没了那功能啦!      五、结语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一年多的工作结束了!   同志们怀着依依不舍的真情分手啦!   我忘不了张白露似的崔航微同志的美丽动听的《好日子》!   我忘不了童铸同志的男高音《从头再来》!   我更忘不了老岳的浑厚的《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那芳香四溢的牡丹花,那亚洲第一的音乐喷泉,常常走进我的梦里。   在社会主义中国的人间四月天我们出征,步伐坚定。我们是法律人,我们是人民法官,我们是正义的化身,我们是公正的代名词,我们是天平上的一道光,我们是法槌的一声响。因为有我们的守护,才有法律的尊严,才有社会的和谐,才有人民的笑颜,才有国家的安定。 山东治癫痫病效果好济南最好的癫痫医院武汉怎样治疗小孩癫痫河南哪些癫痫医院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