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胡山行小记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抬头看着阳光透过密匝的枝头射来的斑驳光线,山风吹拂着,倒也惬意,女儿还是很不情愿的一步步的走着,我与老公都在鼓励着她,不让她放弃,汗水已经密密的布满女儿的脸庞,看着女儿惆怅地抬头,喝着水的样子,真是又可气又可笑。 久居繁笼,没有闲暇寄情山水。幸好,女儿放暑假,老公也提前半天回家,下午三点,午休过后,避开夏日的炙阳,我们决定去爬离家最近的胡山。女儿很不愿意爬山,可是拗不过我们,还是无奈的跟着我们驱车来到了胡山。这里幽谷深静,两旁山峦叠嶂,道路蜿蜒曲折,柳暗花明,心情豁然开朗。   在我的记忆里,我似乎爬到过山顶,可是记忆总是那么模糊,这次我一定要爬到山顶,用手机拍下山顶的景色,给自己渐失的记忆留下一些回忆。   来到山下,穿过山下的农家菜馆。顿觉山风习习,扑面而来。走在石板铺设的崎岖山路,有几只黑花的蝴蝶在身边飞舞,还有嗡嗡的蚊子在耳边挥之不去,好久都听不到蝉鸣了,现在人们还没等到蝉儿爬出来便从树根旁的地里挖出来,每晚捕蝉的人儿可能比蝉儿都要多吧,还没成熟的蝉儿便被摆上了餐桌。想想蝉儿三年的黑暗磨练才换来树上四十多天的树荫中的欢鸣,便结束了自己的短暂生命。现在蝉鸣声声却让我有些要耳鸣的感觉,或许是好久都不曾听到的原因吧。   抬头看着阳光透过密匝的枝头射来的斑驳光线,山风吹拂着,倒也惬意,女儿还是很不情愿的一步步的走着,我与老公都在鼓励着她,不让她放弃,汗水已经密密的布满女儿的脸庞,看着女儿惆怅地抬头,喝着水的样子,真是又可气又可笑。我知道我自己也不会坚持多久,但是既然来了就不可以轻言放弃,我坚持着,一步一步的迈着台阶,边爬山边欣赏着山中的景色,山路两旁的植物上布满了蜘蛛网,有很多好大的蜘蛛停在上面,我无法用手机记录下来,因为它们似乎及近透明的,蜘蛛网在光线的映照下是那么的清晰,密密的网络,蛛王镇守正中,等待着它的猎物自投罗网。边走边用手机记录下我所看到的一切,似乎成为了我的习惯,我喜欢用手机记录下我所喜欢的东西,哪怕是一棵微不足道的小草,一朵不起眼的小花,都会让我驻足而久久不愿离开,它们不争艳,不夺宠,独自感悟着世间的一切演变,不惧怕风雨的侵袭,风雨过后依然挺立卓绝。   走在山路上,隐约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或许这个时间正好是爬山的好时间,回看有三五成群的人正朝我们走来,迎面还有几个下山的人,我们坐在路边,让他们先行,习习的山风吹在身上,顿时感觉到了清爽,此时才感觉到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流下来,擦干汗水,喝水后继续我们最后的行程,老公说已经快到山顶了,女儿还是走在最后,老公陪着,我一步一步的走着,不再看身边的景色如何,我怕自己坚持不下去,这样子爬山似乎更有了劲头,疾步走了一会,抬头间看到了山顶就在眼前,回头看看老公和女儿还在慢慢地走着,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快走几步终于到达了山顶,山顶是平的,除了满地的石块,就是稀疏的狗尾草在石块之间遍布,西侧的山头还有一个小亭台,我不再走过去,只想拍下山顶的景色,对面巍峨的山体,还有山间的崎岖小路,似一条白色的丝带飘在山间,偶有车辆经过,车辆就像是丝带的点缀之物,让丝带更加的飘逸,绿色的山体,白色的丝带,还有厚厚的白色云团在山顶堆积,巍巍壮观。   休息片刻,已四点多了,汗意已无,与女儿看了会蚂蚁,山上的蚂蚁都是那种黑色的大蚂蚁,它们不停的奔波着,看着它们叼着自己同伴的尸体灵活地穿梭在山路上,也在痛恨人类对它们的无情踩踏,多希望人们都可以止住伸出的捕捉小生灵的手,多低头看看自己脚下的路,不要再随意地践踏无辜的小生命。   下山,刚走了一会,膝盖便疼得厉害,看到来时似乎是被人遗弃在山坡上一根树枝还安静地躺在那里,我越过石阶走过去,拿起那根现在属于我的枴杖,试了一下,虽然有些减轻,但是左侧膝盖还是疼,老公在左侧搀着我,我右侧拄着枴杖,似乎疼痛减轻了不少,可是转眼间看不到了小妮子的身影,就连下山时手机里放的小苹果都听不到了,那是女儿喜欢的歌曲,要是知道上山的时候就让她听着爬山了,似乎更能提高她爬山的动力,现在不见了身影,我让老公去找女儿,我自己慢慢地走着。为了减轻膝盖的疼痛,我尝试着侧身下山,果然有效,虽然很慢,但是没有了那么强烈的疼痛感,抬头间看到了女儿和老公的身影,他们在等着我,女儿嘟着小嘴说:“妈妈你怎么这么慢?”   我说:“那你上山时不也是很慢吗?而且我下山也没有停下来呀,只是我的腿疼,不能像你那么快,你先走吧,我慢慢地走。”   我刚说完,女儿便又飞奔而下了,现在的样子和爬山时简直判若两人,唉!无奈啊!我还是继续我的下山之路吧,上山容易下山难,与我来说真的很贴切,虽然下山没有很陡的下山路,那对于恐高的我来说简直是要我的命,但是膝盖的疼痛,也让我感到了路程的漫长,咬牙坚持着,终于快到山下了,女儿和老公依然在路边等着我,老公开玩笑的说:“把拐棍带回家吧?下次爬山再用。”我笑着答道:“还是算了吧,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   说笑间我把枴杖插在了路边,希望可以为其他人有所帮助吧!   微风拂颊,阳光入心,少了尘世的喧嚣,没了俗世的浮躁,虽然汗水浸湿了衣衫,但却是一次洗涤心灵的短暂之旅。 黄冈到哪看羊角风哈尔滨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辽宁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双眼上翻且无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