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摆渡人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摘要:这是篇描写摆渡人的故事,相信会带给你不一样的感动。 一   大桥落成了。   河东人和河西人过江不再乘坐渡船而走大桥通过,结束了五十多年来乘渡船过渡的历史,江边码头已经没有渡船,这意味着摆渡人已经结束了摆渡生涯。   然而,每天早晨七时准时有一条小渡船出现在江面,摆渡人邹洪强载着妻子享受摆渡生活。   二十年前邹庄村有六十多户,二百多人,田少,女人在家干农活,男人打鱼的打鱼,摆渡的摆渡,挖砂的挖砂,村民生活贫富不均衡,但和谐相处。   村民邹新生有个儿子叫邹洪强,这年十二岁,是个学生。他四岁学游泳,六岁学划船,八岁学摆渡,现如今他是游泳好手,横游三百米宽大江不在话下,属众人中的佼佼者。摆渡的技术不比他人差,学习虽说并不出众,但也不倒数,他心地善良爱支助困难者,班上有位男生家景不好,天天是吃两餐,他主动将自己的饭菜分一半给那男生吃,有时领那位同学去家里吃饭。   次数多了,邹新生很反感道:“洪强你为何总带那位非亲非故的男孩子来家吃饭呢?”   邹洪强笑着道:“他家穷,我帮助他不可以吗?”   邹新生有些生气道:“我们家并不富裕,没有能力长期支助他。”   “我不帮啦。”邹洪强嘴这样说,可他暗中帮助那位同学一帮好几年。   邹洪强胆子特大。有一天,江上大雨大风,浪高数米。    这种天气是不允许摆渡,出行危险性很大,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大部分摆渡人望而止步。然而,码头站有不少有急事欲过渡之人。   邹洪强走到爷爷身旁请示道:“爷爷我们摆渡吧,码头上站有不人等着过渡。”   爷爷看了邹洪强一眼道:“我也很想摆渡,但是这种恶劣天气能出工摆渡吗?”   邹洪强问:“爷爷咋不能出工摆渡呢?”   爷爷皱起眉头道:“这种恶劣天气摆渡危险性大,众人不摆渡我们也不摆渡,安全第一,再说我们不能逞能。”   邹洪强笑着道:“爷爷,我们不是逞能,而是向众人证实摆渡人是在风浪中拼出来的,是永远不怕风浪的。”   爷爷笑了笑道:“摆渡人天生就是不怕风浪的,因为摆渡人是在风浪中打拼出来的。”   邹洪强趁机道:“那我们现在就摆渡。”   爷爷摇摇头:“孩子我们不能为了钱而玩命。”邹洪强耐心地说:“爷爷今日我劝你摆渡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摆渡人着想,他们一早站在江口,必定都有急事要办呢。”   爷爷听了这话有所触动,便道:“难得你这么小年纪就有为他人着想的心,冲这一点爷爷今日冒险陪你摆渡一次。”   邹洪强开心道:“我摆渡爷爷指点。”   爷爷说:“没问题。”   邹洪强走到船头大声叫呼:“要过渡的请上船,开船摆渡啦。”   同行们闻听纷纷赶到码头惊讶地注视着邹洪强。   有人气骂:“你小子要钱要疯啦,这天气摆渡真是拿生命开玩笑。”   又有人道:“这能你逞不起。”   邹洪强没有搭理他们开船摆渡。   半小时,邹洪强平安地返回码头。   这令同行赞叹:“洪强好样的。”      二   邹洪强摆渡时遵照一条原则:老人和小孩过渡不收钱。这下破坏了行规触怒了众多摆渡人,众多摆渡人选出代表与邹新生谈谈。   “你儿子违犯了行规这事你知晓吗?”   “这事我知道。”   ″你将怎样理处这事?”   “我好好管教他。”   “他孤行已见怎办?”   “大伙说怎办?”   “叫他终身不能摆渡。”   这可断了邹洪强一条出路,邹新生把邹洪强叫到身旁严肃道:“村里众多村民反对你的做法你尽快停止。”   邹洪强不明白地问:“为什么?我又没做错。”   邹新生强调道:“因为你那规定伤害了大伙的利益。”   邹洪强坚定:“我孤行己见大伙会把我怎么样?”   邹新生闻听有些不高兴道:“大伙联合起来叫你终身不能摆渡。”   邹洪强不开心道:“大伙凭什么禁止我摆渡?”   邹新生生气道:“你违反了摆渡人的行规。”   邹洪强不高兴道:“那行规谁订的?”   邹新生继续生气道:“摆渡人自己订。”   邹洪强生气道:“我尊老爱幼错在哪里.”   邹新生气坏道:“你就不该与众人作对。”   这时,爷爷走过来便道:“强强人总有老时候,老人就应该得年轻人的尊重和呵护,尊老爱幼是对的我一万个支持你,但你不能与众人作对去违反行规。”   邹洪强问:“爷爷你说我该怎么办?”   爷爷严肃道:“你摆渡时该收钱的就得收钱。”   邹洪强坚定道:“我不妥协。”   爷爷相劝道:“孩子你一人势单力薄斗不过众人。”   邹洪强犟嘴:“我不信没有讲理之处。”   邹洪强找到村小组长。   村小组长问:“洪强找我有何事?”   邹洪强叹息道:“嗨,我向你道苦来啦,众人叫我终身不能摆渡。”   村小组长不明白地问:“为什么?”   邹洪强回答:“我摆渡时不收老人和小孩的钱,众人指责我违反了行规。村组长你说我这样做到底有没有错?”   村小组长想了想便问:“你自己认为呢?”   邹洪强肯定道:“当然是对的。”   村小组长笑着:“你自己认为是对的就继续干下去。”   邹洪强道:“可惜没人支持我。”   村小组长:“不,党会支持你。   邹洪强笑着:“谢谢党。”   村小组长召集村民开会,他发言道:“邹洪强提倡不收老人和小孩过渡费这错了吗?”   村民甲道:“他那样做违反了行规。”   村小组长:“他看是违反了行规,但他提倡尊老爱幼,大伙有老人也有小孩,你们该不该尊老爱幼呢?”   村民乙道:“我们摆渡人摆渡为的是攒钱养家。他提倡老人和小孩不收费我们的收入大大减少了。”   村小组长道:“人活着不能光追求钱,还得追求人义美德。”   村民丙道:“没有钱大伙生活怎么办?”   村小组长道:“大伙有了钱而失去人义美德大伙生活得有意义吗?”   村民丁道:“你说怎么办?”   村小组长道:“打这日起我们摆渡人摆渡一律不收老人和小孩的钱。”   从此,众人纷纷照办了。      三   眨眼九年而过,邹洪强已变成了大孩子可以独挡一面,邹新生打算把渡船移交给邹洪强,让邹洪强支撑着这个家。但是邹洪强选择了参军。   说实话邹洪强的家人很舍不得他参军,但他的家人是明事理之人,好男儿志在保国,他的家人尊重他的选择。   入伍的前一天,邹洪强决定摆渡一次。然而,天空不作美,大风大雨,码头的的确确没有一人过渡,唯独邹洪强坐在码头等过渡之人。   好长时间过去后,一位年满二十岁高大清秀苗条的乡村小学教师伍小娟背着小男孩急匆匆地跑到码头,她急于道:“师傅摆渡吧。”   邹洪强见她的确着急便问:“姑娘急于过渡吗?”   伍小娟忙点点头道:“是的,你摆渡吧。”   邹洪强有点为难道:“这鬼天气是不能摆渡的。”   伍小娟相求道:“我知道。我相求你摆渡,为了这孩子。”   邹洪强问:“这孩子是你什么人?他怎么啦?”   伍小娟回答:“我的学生他生重病啦,我得送他去河东医院治病耽误了及时医治这孩子就有生命危险。”   邹洪强又问:“他父母呢?”   伍小娟如实道:“他父母在外打工,他由爷爷照看,爷爷行走不便,这孩子又得了重病我身为他的老师不能不管。”   邹洪强如实道:“我不是吓你,这种鬼天气摆渡的确危险,你不怕吗?”   伍小娟诚恳道:“危险谁都怕,但是为了学生的病能够得于及时治疗再大的危险我也得去冒。”   这话打动了邹洪强便道:“既是你一个女孩子不怕危险我就冒险摆渡。”   邹洪强顶着大风大浪摆渡。   为了减轻内心恐惧产生的压力,伍小娟纵声歌唱《学习雷锋好榜样》。   这歌声的确减轻了压力,邹洪强摆脱了几处险情,驶到了河东岸,他捏了一把汗。   伍小娟背起小男孩便离开。   邹洪强叫住伍小娟:“姑娘。”   这时,伍小娟才想起没付钱,她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忙掏出拾元钱递给邹洪强。   邹洪强一笑:“我不是向你讨船钱的,我这次摆渡是免费的。”   伍小娟:“你是……”   邹洪强笑着道:“孩子看病需要钱,我身上只有一百元钱你拿去给孩子看病。”说完他掏出一百元钱递给了伍小娟。   伍小娟忙拒绝:“我怎能要你的钱,你冒险摆渡且又免费这已经帮了我大忙啦。”   邹洪强依旧笑着道:“姑娘这钱是给孩子治病的。”   伍小娟想了想便收下了那钱道:“我替孩子谢谢你。”   邹洪强轻轻一笑道:“不用谢,你快送孩子去医院。”   伍小娟背着小男孩离开了。   邹洪强驶着渡船返回。   第二天,邹洪强光荣入伍了。   小男孩经过医师医治病情大有好转,伍小娟这才抽空去了河西码头打听,这才知晓他叫邹洪强,已经参军了。   伍小娟打心里喜欢邹洪强。   二月后,伍小娟打听到了邹洪强所在部队的地址便给他写了一封书信:邹洪强上次你冒险摆渡我们已经相识相处了,相识就是一种缘分,我们已经成为了好朋友。我的学生那小男孩得到了及时医治已经康复上学了,他要我替他谢谢你这位大哥哥,同时他父母谢谢你,我还寄还你一百元钱。伍小娟。   半月后,邹洪强回信了,且寄还了一百元钱。   信的内容是这样:伍小娟老师现实生活不能只许你学雷锋,这毫无道理,你若再将钱寄来,咱们连朋友没得做。   伍小娟更喜欢邹洪强了,没有再将那一百元钱寄还,便以邹洪强的名誉为学生购买了学生用品。   往后,伍小娟每隔一段时间就给邹洪强写书信谈谈生活。日长月久,他们渐渐地产生了情爱。   邹洪强在连队表现不错,多次授嘉奖,伍小娟以邹洪强为荣。      四   邹洪强退伍后他与伍小娟结婚了。   退伍后,邹洪强原本安排在镇政府武装部当干事,可是这年摆渡行业已不如往日,摆渡的村民纷纷改行再没有人干摆渡。两岸的人过江成了问题,面对这情况,邹洪强主动放弃在镇武装部当干事的工作,干起了摆渡。   这下惹火了邹新生,他生气地骂儿子:“你的脑子不是流水了就是被驴子踢了,现在大傻啦,傻得出奇,放弃在镇武装部工作而干起没有人愿干的摆渡。”   邹洪强笑着而耐心地劝道:“爸正因为村里的村民不愿干摆渡我才愿意干,目前这行业不能终止,两岸的人要过渡。”   邹新生依旧生气道:“洪强两岸的人过渡用不着你考虑,政府会考虑,再说这行业用不着你来支撑。”   邹洪强笑着:“谁叫我是摆渡人的后代。”   邹新生气道:“我不需要你继承父业。”   邹洪强强调道:“爸,人不能为钱而活。”   邹新生气道:“没钱怎样养家糊口呢?”   邹洪强轻轻一笑道:“爸摆渡不一定不攒钱。”   邹新生依旧生气道:“这是明摆着的事。”   邹洪强笑着道:“这可是独家行业。”   这一说邹新生开始冷静地思考,过后他道:“你愿意摆渡就摆渡。”   码头上就是邹洪强一只渡船。邹洪强一天摆渡八个来回,从早晨七点干到晚上七点钟收工,回到家他总是精疲力尽,但他从不叫苦叫累。当然这样邹洪强也有收获,一天收入几百元,一年收入六,七万,这下可乐坏了邹新生,说什么不会让儿子改行。   然而,邹洪强产生了新的想法---建桥。这可是断自己财路的想法,很多人说什么不会这样想。邹洪强真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纯属怪人。   邹新生无法接受这样的想法与邹洪强理论:“我说洪强,世上很少有自己断自己财路的人,而你却要断自己财路,你是怎想的?”   邹洪强温和地道:“这是断自己的财路,但我必须这样做,因为我是党员,我不该总考虑个人利益而不考虑大家利益。”   邹新生生气道:“党员得生活吧得,供家养妻儿老少吧,得吃饭吧。”   邹洪强笑着道:“爸你就相信我,我不会叫家人挨饿的。”   邹新生将信将疑不再言语。   邹洪强说服了父亲便向市政府和省政府寄去了一份大江建桥倡议书。这大江建桥倡议书很快得到了政府部门认可,他看到了大江建桥的一线希望。然而,建座桥并不容易,不是说建就能建成的,这得经过勘测估评筹款,这样下来必须五年。      五   五年后,大江大桥才开始修建,一年后,大江大桥落成通车了。   邹洪强不得不改行,但他并不觉得可惜,现如今邹洪强开办了砖厂,开始了新的生活。村子里的人乐乐呵呵地打桥上经过去做事情,他厂子里的砖车也通过这座桥运到了更远的地方。   每天邹洪强和伍小娟一起摆渡,重温摆渡的乐趣。 郑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武汉专业癫痫病医院避免癫痫突然发作山西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