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狼入虎口新传说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原创歌词

这是一个听起来有点荒谬的故事。花果镇风景优美,宛如世外桃源,自从开发成旅游区后,附近不少村民来到镇上开餐馆办店铺,可没过多久,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原来,镇上有一个混混,叫戴二,戴二的哥哥是副镇长,戴二仗着哥哥的势力,成天领着一帮小混混跑到酒馆店铺白吃白喝、强拿硬要,店主们真是见到戴二的影子就怕!

不少店主心灰意冷,索性关了店门,卷起铺盖回家种地。呼啦一下,这镇上的店铺就空了一大半。

这时候,却有一个叫朱贵的,张张扬扬地办起酒店来,而且那气派还不小呢!这朱贵也是本地的村民,几年来一直在南方打工,苦打苦拼,很攒了一点钱,却不知为啥要回来顶风开店?邻居们劝他:“何必把钱往水里扔?”朱贵却说:“外面打工也辛苦,回来看着办吧!”

“朱记酒店”热热闹闹开张了,刚放了一挂鞭,戴二就领着两个小混混进了门,开口说:“听说你在外面发了财,回村来摆阔了?”朱贵说:“托你的洪福,这几年在外面还混得不错!老弟是花果镇上的镇山虎,这次我回来开店,全靠老弟照应呢!”说着满斟了一杯酒,“我先敬老弟一杯!以后有什么困难开个口,多的不敢讲,万儿八千还能拿出来!”

这几句话一说,戴二的一张冷脸放了下来,端杯一饮而尽,朱贵连敬了三杯,伙计们穿梭般地上好酒好菜,不一会儿,戴二就喝得云天雾地,“咕咚”一声,从座上滚了下来,直挺挺倒在地上。

朱贵看了看,提高声音喊道:“戴兄弟醉死了,快叫车送医院!”一个小混混说:“他就是喝醉了,常有的事。”朱贵说:“咋能这样说!戴兄弟金枝玉叶一般的人物,若有个三长两短,谁担当得起?你快叫他婆娘过来!”小混混只得挂了电话,戴二老婆慌慌如何预防癫痫病遗传啊张张赶了过来,朱贵叫了辆面的,飞也似地送往镇医院。

说起这镇医院,在花果镇也是大有名气,近来镇上悄悄流传两句民谣:“一怕戴二进店,二怕有病入院”。一怕就不用说了,“二怕”的就是镇医院。镇医院新近调来一位女院长,来头可不小,男人在县政府,一个哥哥是县公安局长。打她上任以后,医药费一个劲往上翻,医生们拿脉就像是直接把手指搭在病人的钱包上,所以才有了这“两怕”的民谣。

闲话少叙,戴二被送进医院,医生抢上前来,把他像拖死狗似地拖进了急诊室。朱贵悄悄拿出一个封好的红纸包递给戴二老婆,说:“如今看病都讲究送红包,你把这个送给主治医生,也算是咱的一点心意!”说完借口店里忙,就先走了。

戴二老婆趁没人的时候,把红包塞进了主治医生的白大褂,医生闭上眼睛装做没看见,过了一会偷偷打开,不看还好,一看肺都气炸了:红包里面装着一沓“冥通银行”的烧香纸!这不是咒医生死要钱吗?医生立刻来到院长办公室,报告说:“好消息,今天来了个有钱的!”女院长赶紧指示:“那青少年患上癫痫病因主要是什么就来个‘瞎子打婆娘—抓住就莫放’!”

顿时全医院上下紧急行动起来,查血验尿,拍片照光,一圈折腾下来,光检查费就是五千八百元!结论还是病因不明,必须留院观察。接着就不由分说将戴二移进一等病房,天天弄两瓶吊针挂着,隔三两日又从头到脚复查一次。

戴二本来只是喝多了酒,酒醒后屁事也没有,见医生们这样慎重恭敬,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头面人物,医院不敢怠慢,才享受这高规格待遇呢,压根儿就没想到还有掏钱二字!一等病房空调彩电应有尽有,那朱贵又不时送些瓜果点心来,嘱咐“安心疗养”,戴二还真把医院当成了福地洞天,有点乐不思蜀了。

过了一月有余,戴二老婆对戴二说:“你老哥要过生日了,催你回家给他管事呢!”戴二这才说:“那就走吧。”收拾了行李,就和老婆往外走,一个值班护士拦住他说:“你还没结账呢,先去结账!”戴二奇怪地瞪着眼:“结账?结什么账?”护士说:“医疗费、住院费,一共是三万三千八百!”戴二一听两眼就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更好红了:“我这里有两角(脚),先给你!”抬脚就朝护士踢过去。护士吓得大哭大喊起来:“不白城市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得了了,病人要赖账,还行凶打人啦!”医院里顿时惊炸了,女院长闻讯带人赶来,她大喝一声:“给我拦住他,差一分钱就不准走人!”

戴二不认识女院长,更不知道她的来历,女院长一呵斥,他一言不发,猛地一拳狠狠打过去,女院长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顿时血流如注。

医院里顿时乱做一团,混乱中有人报了警,不一会,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从门外响起,戴二才意识到有些不妙,抽身从医院后门逃了出去。

原来镇派出所接到医院报警,说女院长被戴二打得死活不知,所长几乎魂都吓掉了!所有人员立即全部出动。女院长的哥哥县公安局长更是震怒,调派了不少刑警火速赶过来增援。见戴二已经逃走,于是组织力量封锁了所有出镇的道路,电喇叭来回高喊,号召全镇百姓都投入围捕戴二的“人民战争”!镇上的人们早就盼着这一天了,纷纷抄起家伙出门。戴二刚躲进一户人家的茅厕,就被蜂拥而上的村民们拖了出来!

当晚,县电视台以“警民联手除村霸,旅游胜地还太平”为题,报道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

戴二被押走了,据说十年八年回不来了,平时敲诈勒索积蓄的家财被法院强制执行,抵了医院的医药费和损失费。

不过,医院虽然大获全胜,却也是元气大伤,女院长想起那记拳头就心有余悸!

从此还真收敛了许多。花果镇的“两怕”没有了,有人对朱贵跷起了大拇指,问他:“你是咋想到这一招的?”朱贵一笑,说:“出门打工,给咱换了一副脑!”

看来,可不能小看回乡的打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