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梦遥千里是故乡_1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经验
摘要:曾经那么想逃离的地方如今都变成了思念。认作他乡为“故乡”,从此故乡,只剩冬夏,再无春秋。 坐在返乡的车上,望着窗外隐隐而在的夕阳,映红的天际恍若记忆中的那般。映着家乡的模样,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座小城。曾经最想逃离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向往。思绪飞转,故乡遥遥在望。   记忆中的故乡,是那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城。小时候,高楼大厦并没有几栋,低矮的平房站立在街边,我们小孩子穿着拖鞋,光着脚丫,在院子里尽兴地玩耍。小时候几乎都是在奶奶家长大,奶奶家的老房子成了我记忆中抹不去的一笔。那时候,妹妹比较小,我总会抱着妹妹在奶奶家的院子里跑来跑去。奶奶家的院子里养了几只大公鸡,它们顶着红红的鸡冠,在院子里面四处游荡。那时候比较淘气,奶奶就总是吓唬我说:“你再不听话公鸡就来啄你了。”这回换我成了落败者,被公鸡追着满院子的躲猫猫,害怕不小心被公鸡啄了一口。   从此,有公鸡在的地方我变得老老实实,于是不得不开辟出一个新战场。就这样,我把搞小破坏的战地转移到了奶奶家的菜园子。菜园子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栽种着一些豆角,大葱,玉米,向日葵等作物,自家种自家吃。我最喜欢的要数那两棵沙果树,自有印象起它们就一直栽种在园子的一旁,每年夏天,树上都会挂满大大小小红彤彤的沙果。小孩子们淘气的爬上树去摘,我们这些太小的孩子则学着样子晃着树,也能捡到些摇掉下来的沙果。等果实结的差不多了,大人们约着摘下满树的沙果,边摘边吃,留下了一些给我们小孩子,剩下那些吃不完的,一批做成了沙果罐头,另一批则晾成了沙果干。沙果罐头随吃随做,做好的罐头晾凉后,沙果糯糯可口,酸酸甜甜,最适合嘴馋的小孩子和牙口不好老人们吃。沙果干保存的时间很长,上学时随意抓起一把,就成了孩子们一天的零食,有时大人们也用沙果干来炒菜,每次孩子们都大快朵颐,吃的干干净净。果实酸甜的味道正像着人生,每走一步,酸甜亦然,但不论走到哪里,心底深处,却还是故乡的味道。   大概七八岁,奶奶家里虽然也买了楼房,但爷爷奶奶仍是更喜欢住在老房子里,这样我们小孩子的玩耍宝地才没有被剥夺。那时候总是约上三两个小伙伴在老房子附近玩耍。对于沙果,我们已经吃厌了,喜欢上了另一种果实,在我们这里俗名叫天天,是一粒粒黑紫色的果实,吃起来甜甜的。天天没有人去栽种,都是自己汲取着水源与阳光,在空地上,杂草中,荒地里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我们边玩着,边寻找着天天的身影,尽情享受着我们免费而又最好获取的零食。吃累了,几个伙伴聚在一起开始在草丛里寻找蚂蚱,有时收获全无,有时战果颇丰。最幸运的事情无非是抓到了一只“扁了勾”,我们抓着它的后腿,大声喊着:“扁了扁了勾,你挑水,我喝粥。”那时候的叫喊声,欢笑声,能随着夏日的微风飘散到很远,直到飘散到每个人的心坎中永久地住下。   童年的时光就这样匆匆而过,转眼间便已经慢慢懂事,上学学习,一切步入正轨。小学时,家里面已经搬上了楼,奶奶家的老房子叔叔一家住了没有两年也卖了出去,我们再也没有老院子,菜园子可以玩耍。在学校里,我们开始接触到新的游戏,每天上课时盼过四十分钟,如打铁一般的下课铃声一响,一群小伙伴便一个箭步地冲了出去。女孩子们一般书包里都会装着各式各样皮筋,彩色的细皮筋,黑色的自制皮筋,找来一片空地撑起皮筋,三五个人就可以一起玩。我们常常分为两伙,一伙抻着皮筋,一伙在中间跳着。分配到两边的,都盼着中间的一伙快快败下阵来,越是盼着,越是等不来上场的时间。   “周扒皮,会偷鸡,半夜里起来学公鸡,我们正在做游戏,一把抓住周扒皮。打又打,踢又踢,看你还偷鸡不偷鸡。”   “小皮球架脚踢,马莲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   一首首跳皮筋的歌谣,充斥在校园的角落里,缓缓回荡在岁月里。每个站在皮筋中间的人,心中总是能升起骄傲感,抻起橡皮筋,在其间穿梭,将儿时的公主梦慢慢激荡在心间。跳跃,落地,仿佛如一幕幕缓慢播放的电影,在我的头脑里散漫开来,犹如泼了一层梦幻的光,竟有些画幕般的老旧感。旧时光将光影缓缓散开,斑驳着人的记忆,有时不知那一幕,是现实,还是在梦中。   放学后,我和一群小伙伴们则有着一条秘密的路线,这条路上有着施工时堆在一旁的沙堆,成了我们每天放学的标志玩物。我们每天上沙堆,下沙堆,把它想象成一座小山,而我们在竭尽全力翻山越岭。有时,早上随手将一些东西埋在沙堆里,到放学时,小伙伴们再一起翻找出来,如获至宝。时常,拿着家长给的零花钱去买几袋“臭干子”,这一路上就再也没什么可以打扰到我们的心情了。就这样一条十几分钟就能到家的路线,让我们边走边玩,每天都需要三四十分钟才能到家。我们总是为这条秘密的小路和我们的小把戏躲过了家长而暗暗自喜,后来才明白,那年的暗暗自喜不过是家长心知肚明而放任我们的快乐时光。   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处在九零后与零零后的交接时,那时老百姓家里还不如如今这样生活富足,科技也不是如现在这样发达,没有成堆的零食,没有电脑,更没有智能手机。那时候的夏天还是吹着风扇,吃着两角钱的老式冰棍,趿着一双拖鞋,便满世界地跑。家长不会强制小孩子没完没了的学习,也没有那么多的动画片可看。就这样,我度过了一个有如乡村式放养的童年,现在每次想来,都觉得这段时光犹如珍贵的生命财富,在我的生活与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流逝熠熠生辉。后来,我也知道了天天的学名叫龙葵,扁了勾又名中华蚱蜢,当再次见到它们的时候,却都已经逝去了当年的味道和乐趣。   一点一滴,时光就这样慢慢的流逝着,我们这一群孩子都长大了,度过了中学,奔向了大学,分散在各地。故乡的模样,童年的滋味,就成为了心中永远的惦念,故乡的那些回忆永远的随着家的名词而刻印在心中。现在,我终于如愿而走出了故乡,恍然间才明白,是故乡的水土,是故乡的人,哺育了我心中的梦。   年深外境犹吾境,梦遥千里是故乡。   郑州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哪里看得好濮阳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河南的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