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未被自己温柔相待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散文诗

   那双眼睛,还在亮着。它想,在黑暗中,彻彻底底地向自己寻求一个处于现状的答案――为何自己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寂静 的时候,一切的孤独都与它有关,以往,它曾窥视到的所有散发出悲凉的背影,在那夜深人静的时候,仿佛都成为了它的写照。

   多少次,我都彻夜难眠的原因,即在于,我在后悔我所做出的一些决定,或者,我在遗憾一些我从未敢尝试的事情。就是这样,只幻想着终有一天什么会突然降临,而忘却现实对任何人都不曾手下留情。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我还未来得及为自己做出些什么,时光就悄悄的将我少有的热情给匆匆诱拐走了。我的心底,传来声声对自我不满的种种抨击,那颗仍在跳动却被压迫成了毫无意义的心脏,它也意识到了这副皮囊的空荡。我无力,只任凭眼泪因我对我自己的软弱而婆娑;我迷茫,仅因我自打一开始就未坚定一个真正属于我方向;我无奈,这具看似活泼开朗的躯壳下似乎只剩苟延残喘的叹息;我悲伤,我为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感所想,致以最鄙视的诠释――这一切,都源于我的胆小、怯懦、荒废以及怅惘。

   我常常羡慕他人的成长、惊叹他人的梦想、仰望别人的辉煌,正因如此,我愈发的不满、愈发的不安――不满足现在这个无所事事、浑浑噩噩的自己,不安这颗时时想反抗的内心,它早已不愿想再臣服于这具无能的躯体之下。可是,终究也是因为这具皮囊的无能,致使它与那颗心的青春还未留下任何精彩的痕迹,就已早早在这大千世界中销声匿迹。

   “我在等,等一个机会……”,这句话,讲了多次,安慰了我很久,所以也愈加觉得它神奇――它积累了我的懒惰、成全了我的无为、蓄养了我的悲观、湮灭了我的信心。总是在等待,而不主动去找寻一条有灵魂的路,眼睁睁地看着奔向自己的希望偷偷溜走,或许,希望也不想栖息于一个失去了活力的地方。

   我只是,想改变……

   ……

癜痫病治疗费用高吗郑州治疗癫痫病价格洛阳癫痫病哪里可以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