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舞.念】海哥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思念是一种无边的痛…… 教师节,休息日,邀约三五好友,相聚在我的陋室。品茶调侃、谈天说地、忘了忧愁、忘了情冷,只有欢乐盈盈、只有笑声朗朗,只有真心真意、无拘无束的纯净友爱。这,便是除了诗词文字之外的另一桩人生乐事。   三五好友中,唯有鱼儿最博学、最智慧、也最善谈。她不但见多识广,而且对人间百态分析很透彻。每次相聚,总是听她吟诗作赋、谈古论今、引经据典、娓娓道来、句句在理,且出口成章有趣味。与她交谈,真有那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只是,今天,谈的最多的却是故去人,也勾起了我深深的思念之情……那一天,当大家交谈甚欢时,一友突然看着我的床说:你怎么还像小姑娘一样,喜欢毛绒玩具啊?还这么大个。其实,我是一直很喜欢毛绒玩具的,熊的、兔的、猫的、狗的、羊的一应俱全,都是我家先生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大都是粉色的,因为我是粉色控,我把它们当宠物。   好友所说的这个“宠物熊”,却是个例外,它是米色的,结个绸带蝴蝶结,穿一件可爱的花背心,是我所有宠物中最大的一个。对我来说,它意义非凡,因为,那是我的海哥送的!海哥,是我的亲二哥,只是因为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叫他海哥,所以,我也就这么叫着了。当大家听到我说出“海哥”二字时,每个人的脸上都从晴朗变成了忧伤,写下了沉重二字!因为我的海哥,在两年前去了另个一个世界里生活了,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我的海哥,在借住这个尘世间的短暂时光里,活得真心、真情、真我。他把功名利禄看得很淡很淡,他对待众生的心很真很真,对待母亲的敬、对母亲的孝,真的令人感动,对我们兄弟姐妹的照顾更是没得说!只要谁敢欺负母亲,他绝对不答应,只要哪个兄弟姐妹需要他家里的东西,你尽管拿,即使是他自己喜爱的,但只要你说喜欢,他就会说:给你!你如果不要,他就会在不久后,买一个给你。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很真诚、很善良、很纯净的人,撇下了母亲、撇下了亲人、撇下了一切,独自走向了天堂,留给大家无尽的伤痛与思念。今天,让我再一次忆念起了海哥的淡泊名利,一生无积蓄,却被误传资产过千万。记得海哥离世时,周边的人都在议论,说他的存款至少过千万。可谁知道,当许多的同事和朋友都住上了别墅、电梯房的时候,海哥还是住在许多年前单位的集资房里,一套女儿女婿一回来都住不下的小房子。在二哥病重前不久,很想买一套150平米的电梯房,大约需要三百万,定金都交了,可是因为无法交全房款,只好退了!其他的哥哥想帮助他,可是他坚决不同意,说兄弟们赚钱不容易,不能因为自己买房而去花兄弟的辛苦钱,我的海哥就是这样的人。而对于仕途,他看得很轻,他看重的是怎么才可以为大家做更多的事。记得海哥对我们说过一件事——有一个朋友,说他性情太耿直,不够圆滑,所以当了这么多年的处长,还是处长。现在有个局长的缺口,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劝他去找上级领导疏通关系,谋个局长当当。可我海哥却说:我这样挺好,业务熟悉,为大家办事轻车熟路的,挺好,不去争什么局长了。这就是我的二哥,我亲爱的海哥!无欲则刚!虽然我的海哥不善言语,但待人却非常真诚,而且为善不欲人知。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只有人走了,才知道他做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好事。出殡的那天,殡仪馆里,密密麻麻都是送他的人,所有他帮助过的人,知道的、能来的都从各地赶来了。在这期间,我才知道了海哥的一些从没说起的事情。一个姐姐哭着说:要是没有你,我的房子盖不起来;要不是你的帮助,我到现在还住在漏雨的房屋里。原来,海哥为了帮这个贫穷的姐姐,到处找关系,自己贴钱帮她办事,使得姐姐顺利地把房子盖好,虽然那房子依然不及别人的高大漂亮,但至少能遮风挡雨。那一天,我们家乡的代表说了一句话:海哥走了,以后,乡亲们想办事,不知道该找谁了!也不知道谁会这么真心的替我们办事了!是的,在这个利欲熏心心渐黑的社会里,能有几个这样真心实意,不求回报的真心真意办事人?也许是因为,我们从小就失去父亲的缘故,也许是受虔诚信佛的母亲的影响吧,我们都深知穷人和弱者生存的不容易,而我的海哥更是特别的慈悲为怀,乐于帮助穷人,总是一有机会,就会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比如,他路过的地方,如果有摆地摊卖水果卖菜的,看到了不问价格就买,而常常买回来的又都是多余的,他不考虑自己买的东西是不是多余的,只是想着那些人不容易,买东西只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帮人家一些些。看到哪里有需要捐款捐物的,就会悄悄的捐了。这事,是从我的侄女那里听来的。有一次,我收到一个消息,说有个地方的孩子很需要冬装,我就将这个消息转发给侄女,侄女才跟我说:爸爸在世的时候,经常把家里的衣物打包捐给需要的人,这事只有我侄女知道!这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海哥的“为善不欲人知”的品质。人活着的时候,可能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想念吧!而如今海哥走了,我却时常忆念海哥对我的宠爱,真的是五味杂陈,盈满了我那小小的心房啊!想起海哥曾经骄傲的对友人这样介绍我:“这是我的小妹,唯一的妹妹,跟元春同生日。”哎!海哥大概只想着妹妹的好,希望妹妹能有贵妃那样的尊荣吧!可是海哥忽视了贵妃是寂寞的现实。当然,我不是元春也不是贵妃,既没有元春的好也没有贵妃的命,但我也很满足如今,虽不富不贵但也衣食无忧,不悲不喜的好日子;想起小时候,海哥送给我五颜六色的丝带,让我扎在头发上,像那美丽的蝴蝶在飞舞;想起刚毕业的时候,在一个很偏远的农村教书,海哥去看我,才知道我所在的学校是那么的遥远,同时发现我住的宿舍那么的简陋,吃的东西那么的简单,心疼不已,立马就叫我不要在那里当什么老师了。可是,当老师是我从小的意愿是我梦想,我舍不得。海哥没办法,只好想办法把我往省城调,这样才有了今天的我;想起海哥,每次请我们吃饭的时候,总是不忘专门为我点一份猪肝,因为我一直都贫血,海哥说猪肝补血,妹妹要多吃些;想起海哥在车上对我说:开车的时候要选择可向前也可拐的那个道,这样可以多一个选择;想起海哥在病重期间,依然不忘关心我的身体,每次去看他都提醒我要多吃红枣、多吃桂圆、多吃补血的食物。想起海哥这些的好,我忍不住泪流满面,不知道海哥在天堂可安好!?想起海哥,心碎满地无从拾起。我们家的兄弟,情义都很重很重,海哥病重的最后两个月,家中所有的兄弟不是放下自己的公司,就是请人打理自己的店面,要不就是辞掉自己的工作,总之,是放下了手中一切事物,从各地赶回来,陪伴着他。而我却不能有很多的假期,只能每个周末回去看望海哥,很是遗憾!记得刚进医院的时候,海哥是自己开车去的,那时的他虽然算不上红光满面,但依然白白胖胖的,然后就逐渐的消瘦,直到艰难的走动。记得那一个周末,我去医院看他。那天海哥背对着门口,面对着阳台,几个哥哥都围着海哥,有的帮他按摩,有的帮他揉手指、有的帮他揉脚,可当我走到海哥面前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我的海哥怎么就一周时间瘦成这样?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什么叫“瘦骨嶙峋”,我的海哥已经瘦成皮包骨头,不成人样。那瞬间,我的泪,忍不住如雨倾泻,却不敢在他的面前流,只好悄悄的退出房门躲在走道里,悄悄的让泪来洗脸。再以后不多的时日里,兄弟们轮流陪伴着海哥,为了减轻他的痛苦,总是不断的说起童年的许多往事;说起工作期间,遇到的林林种种、顺心不顺心的事情;说起母亲为了孩子受尽的苦难;说起曾经自己走过的各个国家和各处景点;也说起人情的冷暖和世态的炎凉。也许是回光返照吧,有一天,出院的前一天,海哥要求去单位看看,哥哥们陪他一起去,到了办公室里,海哥虚弱的身体,扶靠在椅子上,趴在桌子上,许久不愿离开,环顾四周,那些绿植还在,沙发还在,小床还在,可他就要离开了,海哥的心,一定很痛很痛!很不舍很不舍吧!可是,痛又怎样!不舍又如何!命运,毕竟是无法重归伊始,无论幸福还是忧伤,健康还是疾病,大概都是一个人的劫,一个人的遇吧!在病危的最后一周,回到家中,说的一句话,更是却让所有的人泪流满面,撕心裂肺的痛。那一天,海哥用非常非常虚弱细小的声音说:今生我有罪,我罪孽深重啊!母亲还健在,我却要走了,不能尽孝母亲膝前。这是一个孝子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一件事吧!海哥带着这样的愧疚,这样的痛,这样的无奈,永远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离开了他的母亲还健在的人间。多么的痛!多么的悲!多么的令人心碎啊!而母亲却没有了泪,只是说:哎哟,怎么这样啊!天啊!怎么这样啊!天啦!真不该啊!可是,命运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什么事该,什么事不该?只是,在每天清晨,看见母亲的时候,母亲的双眼睛却总是肿胀的!多么希望能把海哥留住,多么希望我们都能顺利活过为母亲送别的那一天。曾经我在佛前虔诚的祈求:我愿缩短我十年的寿命,用我缩短的十年来延长海哥十年的生命。因为,哥哥的心愿还没实现,海哥想在退休后,跟嫂子去澳洲定居,手续都在进行中,可是,命运这东西,哪里容得你想怎样就怎样呢?!世间的万事万物,来来去去都是有时间的吧!签证批下来的那个日子,就是海哥离开尘世的日子,就这样花落人亡两不知。那一天,滂沱大雨倾盆而下,那是上天为海哥流的泪吗?还是我们的泪化作了雨?凄凉、痛楚、伤悲、断肠,捶胸顿足,撕心裂肺,就连喘息都觉得疼啊!那裂开的心,那样长的一道血痕,斑驳着难以愈合的疼痛之口!可是,即使这样,也不能挽回海哥了,想着可怜的母亲,在耄耋之年失去了一直在身边照顾她的儿子,会是怎样的肝肠寸断啊!想必在我们离开家的时候,母亲一定是独自坐在佛前,静思冥想着这个儿子,然后一边落泪一边念佛,一坐就是一个日落吧!思念是一种无边的痛!母亲的心碎无声,却是极痛极痛的啊!   海哥走了,那个凡事总是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为别人考虑的海哥;在别人有难的时候,出手出头帮人一把的海哥;那个纯真朴素,没有花花肠子,真实可靠的海哥,我的的仁义之君的海哥,就这样走了。原来,生和死都是那样的容易,生命真的只在一呼一吸间,海哥停止了呼吸,却留下了无尽的思念给我们!此刻,惟愿海哥在另一个世界里能生活安稳,没有病痛的折磨,没有离别的痛楚,没有思念的煎熬!愿海哥一切都安好! 武汉老年癫痫病能治好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才能根治哈尔滨癫痫医院哪里治疗好癫痫刚发作有什么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