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世事无常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在村里土地整体承包之后,年轻人都已经出去打工。只余下老年人在家猫冬。去山东儿子家帮忙照看孙子的夏大娘,患了癌症,听说已经在那里去世。我小的时候,记忆里的夏大娘是一个愁眉苦脸的人。风湿性心脏病那种典型的面容,两颊泛着病态的红,总是在叹气。后来她无意中接触了宗教,从此痴迷。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常常把教义误解成偏执的意义,多了迷信与愚顽。不过,她倒是爱笑了,甚至尝试着扭大秧歌,做很多从前她绝对不会做的事。世俗在她心目中,远没有宗教重要。从此她不太务农,也不把两个儿子的学业和婚娶放在心上,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好在大儿子有姑姑们照顾,小儿子被迫自立自强,对父母不抱任何期望,没读几年书,自己去大城市奋斗,宁愿吃苦,也不肯回来。 休假回乡下。只是一个四十户的小村,我每次回去,还是会感受到新的变化。   在村里土地整体承包之后,年轻人都已经出去打工。只余下老年人在家猫冬。去山东儿子家帮忙照看孙子的夏大娘,患了癌症,听说已经在那里去世。我小的时候,记忆里的夏大娘是一个愁眉苦脸的人。风湿性心脏病那种典型的面容,两颊泛着病态的红,总是在叹气。后来她无意中接触了宗教,从此痴迷。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常常把教义误解成偏执的意义,多了迷信与愚顽。不过,她倒是爱笑了,甚至尝试着扭大秧歌,做很多从前她绝对不会做的事。世俗在她心目中,远没有宗教重要。从此她不太务农,也不把两个儿子的学业和婚娶放在心上,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好在大儿子有姑姑们照顾,小儿子被迫自立自强,对父母不抱任何期望,没读几年书,自己去大城市奋斗,宁愿吃苦,也不肯回来。   夏大娘成功地把魏三媳妇发展为同道。自从魏三媳妇信教之后,也和夏大娘那些教友一起经常外出,从事宗教活动,宣传教义。只是,某一天,她突然抛弃了家庭,离开了丈夫,消失了踪影。或许是原本对婚姻有所不满,或许是另结新欢。或许早有准备。只是对魏三来说,太过突然。让他措不及防,不明所以。   那一年,经常看到魏三一边干活,一边向大坝的方向眺望,期盼着妻子归来。只是,他的希望一次次落空,人也渐渐萎靡不振。勉强坚持着去干活,也有气无力,无精打采。他也曾迁怒于夏大娘,闯到夏大娘家质问争吵,自然也问不出什么结果。只好任凭命运安排,一个人领着儿子生活了很多年,无情无绪。若不是有孩子在,恐怕生活更加没有意义,更为苦涩。   当年失去母亲的男孩,都已经二十几岁,到了快要娶妻生子的年龄了。魏三还要节衣缩食为儿子将来成家做着准备,自然不可能为自己再另娶。毕竟,现在的女人都现实,即使是中年再婚,也会向他要彩礼的。   这次我回家,听说魏三媳妇回来了。本能的觉得,迎接她的,应该是丈夫的一顿家暴。在外多年,谁知道她又和哪个男人一起生活了呢,背叛丈夫是一定的。妈妈告诉我说:“魏三怎么敢打她,还得去车站接呢。若要动粗,媳妇不更跑了吗?”   这个男人已经开始懂得了女人的重要性。已经被迫明白了什么是珍惜。那个女人回来了,他的家重新完整。   像我的朋友,妻子出轨离开了。两个人离婚后,他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需要把房子卖掉,到新的地方,开始新的工作。真有一种人去楼空之感。当人不在时,一个家就随之散了。   而好友慧,一直单身。从父母去世后,她已经没有家了。过日子,主要过的是人。亲人在,才是家。   而魏三的父亲,魏录,前几日病重,被家人送往县里的医院。这位老人家,六十多岁时,还在逞强,与儿子们吵架,不讲理,做出很多令亲人头痛的事。他一直不肯休息,养了好几头奶牛,还经常损人利已,趁人不注意,就松开牛,任由它们吃村里人的庄稼。令村人也头痛不已。那时我的父亲就说:“魏录很快就到用人的时候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积德哪。”果然,人再强,强不过病。他病倒在床时,还是得这些儿子们照顾他。还是得村邻们帮忙,往救护车上抬他。到了他需要别人的时候,好在也没有人与他计较,没有人去想他过去的种种恶行,而只是化为对他病情的唏嘘与同情了。   而我小时候很熟悉的另一位刘大娘,也病重。同时被查出患有脑瘤和肝癌。其实,她的丈夫我也是很熟悉的。刘大爷在世时极为瘦弱,气血两虚,讲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从前,他经常来找我爸聊天。只是他特有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常常听得我爸在一边直打嗑睡,却无奈陪着。现在我还能清晰的想起他的音容笑貌,只是他和一些我小时候的老人一样,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死亡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你似乎还能感觉到他们的语气,他们的神情,他们做事的方式……可是,他们真的已经消失了。   刘大爷在世时,与妻子感情并不好。两人吵吵闹闹了一辈子。其实,我的父母,和周围很多那个时代的夫妻一样,都是吵闹了一辈子。只是,有很多夫妻到老的时候,开始珍惜彼此,不但相处和谐,甚至关心在意到重视的程度,日子开始和和美美。刘大爷和刘大娘没有,从始至终的吵闹。可是,刘大爷去世后,刘大娘顿时焉了。从前她胖得结实,声如洪钟,笑声响亮。现在更加胖了,却是虚胖,头也抬不起来了,声音也微弱了,反应也迟钝了。   两年后,她就病倒在床,现在已经病危。   或许很多事情,都不像我们表面看到的样子。夫妻之间更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变幻。到头来输赢又何妨。日与月互消长,富与贵难久长。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这首《俩俩相忘》,本来我觉得歌词不是很吉利。现在想想,富贵确实难久长,因为人生本就不长久。而容颜更易老去。比起红颜白首来,健康的逝去更令人痛惜。比起健康,生命的消失,更令人无语。   事实上,人是多么脆弱。像很多生命一样。人会受到环境的影响,受到一句话的影响,更受到万事万物的影响。   你可以轻易结束一只蚂蚁的生命,只需要一脚。你也可以轻易结束一只蚊子的生命,只是用手轻轻一拍。而在冥冥之中,人类也一样渺小。不说凡人,那种千古出一位的人物,像绝无仅有,无可替代的苏东坡,也会被病魔打败。而权势威仪如康熙,亦不能长生不老。   懂得了死,或许才会懂得了生。   “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世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海连天走不完,恩怨难计算,昨日非今日当忘。”   有时入世,有时超脱。人在这个世间,不可能不入世。却也要有清醒的眼睛,明白自己只是这世间短暂的过客,对名利不可太过痴迷,对有些事情不能够过于执著。哪怕是你最爱的人,最恋的物品,总有一天都要离弃。连自己的躯体都带不走,连自己的灵魂都会遗忘,何况是外在的人和事。   可是这一刻,我们常常放不下,也不肯放下。而这些贪恋,这些人与事,总有一天也都会消失。   当我看到这些生老病死,而心生感叹时,只是因为自己不能把这些寻常的事,视为寻常。毕竟,他们是我见过的生命。这世上还有很多我没有见过的人,他们也在生老病死。因为没有看到,这似乎不存在,就会无感。但这不等于他们不存在,他们也在体会着类似的情感。   生老病死很强悍,有时可以超越我们本身。瞬间让你悲欢离合,让你明白什么是世事无常。   纵然是这样,我仍旧会去爱。   依然爱着你。   湖北到哪治羊角风好武汉羊癫疯康复医院武汉癫痫怎么处理荆门治癫痫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