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瘸子和寡妇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大沟村儿的人都说老陈家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偿还这么多的债……   老陈坐在青石板上,手指间颤颤巍巍地夹着旱烟不时地抽一口,烟雾弥漫在他又黑又瘦的脸上,他的颧骨越来越大了,像将死的人,没有了肉,只剩下一层皮包骨发着黑青的亮光,他抿着嘴,吐了一口痰,黑中带黄的牙齿在夜色里孤独地矗立着。他养的大黄狗吐着舌头在他身边安静地卧着。陈家的儿媳蹲在厨房的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叫着,那声音拉得硕长,她说:“你这个短命鬼啊……呜呜……短命鬼啊……”   老陈终于忍不住了,脖子的青筋拼命得暴起,像轮胎打多了气,就要炸掉。他狠劲儿地拍了一下膝盖,旱烟袋掉在了地上,被他一脚踢飞,他扭头像厨房走去,看着痛哭流涕的儿媳说:“别哭了哇,这陈娃子都走了一个月了,哭顶个啥子用?唉!”老陈的声音也因为难过变得颤抖,他顿了好久说:“明儿一大早,我再去趟市里,我就不相信他们不理这档子事儿!”他正了正头上的帽子,白色的帽子被汗湿成了一溜儿黑一溜儿白一溜儿黄的,他一边拍打着屁股上的尘土一边一瘸一拐地向自己的屋里走去。   夜色下的老陈家虽然很小,但却很荒凉,黄土围城的院墙被大雨冲豁了好几个缺口,房顶也陷下去一个深深的坑,铺着一张破席子遮风挡雨。老陈自打娘胎里就不健康,因为听村儿里人说,他打娘胎里出来就是个残疾人,十几岁的时候才能站稳,后来慢慢可以走路,却是个瘸子,村民都说:这娃儿命苦啊!这辈子说不定连个媳妇儿都娶不到。   后来经大姑介绍,老陈娶了隔壁村儿的一个姑娘。这姑娘脸上的汗毛特别密,又黑又长,不爱打扮,一大把子长发乱七八糟的,虽然扎着,但是一梳子下去绝不会拉透了,她懒得洗头发,懒得串门儿,大家都说她是缺少艺术的艺术家。除了这,她最大的缺点是聋哑。和老陈成亲的那天,这姑娘呆呆傻傻的,还不时把盖头掀起来大口大口地吃肉,大碗大碗地喝酒,老陈他爹和娘就急了,赶忙把这傻儿媳妇又是拉又是拽的关进了婚房,老两口子在私底下愁眉苦脸地说:“唉,真是伤风败俗啊!也不指望她做什么了,就给我们老陈家传宗接代,能留个后就谢天谢地了啊!”   在闹洞房的时候,大家在半空中吊了个大红苹果让俩人咬,这傻媳妇儿呆头呆脑地在地上又是搓手又是低着头寻寻觅觅的,大家都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最后她一把将其中一个壮汉拉倒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背上把苹果摘了下来,然后一大口一大口的三下五除二把苹果给吃了个精光,大伙儿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吃得急了,口水都掉在了下巴上,收也收不紧,老陈一看,啊呀!急了,这可不行啊!大家会笑话的。他想了想,让他娘赶紧给媳妇儿做碗饭吃,她该是饿了。他娘一听,一点儿没有耽搁就去给做饭,然后把儿媳妇带到厨房吃饭。这傻媳妇,吃了一大碗又是一大碗,他娘急得只顾下面了,却赶不上她吃面的速度。一半会功夫,她足足吃了五碗面,老陈窃喜着她吃饱了就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犯傻了,谁知她咕噜咕噜的扒了五碗面就一头躺在床上,呼噜呼噜地睡着了,等着闹洞房的人愣是没有等到她人。   第二天一大早,陈家人就开始哭天喊地。老陈他娘哭丧着脸说:“儿子都三十了,好不容易才娶个媳妇儿,老天怎么这么捉弄人啊!呜呜——好苦啊!呜呜——”村儿里的人听到陈家媳妇儿过门还没有一天就去世的消息都哀叹不已,纷纷聚在门外打探着消息。后来从老陈她娘嘴里才听到,原来这傻媳妇儿昨晚一口气扒了五碗荞麦面给撑死了。   傻媳妇儿的娘家人都跑来陈家闹事,非要让他们姑娘起死回生不可,要么就让老陈也随她去了,一命抵一命。老陈一瘸一拐地从厨房里拿起菜刀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歪咧着嘴说:“今儿个谁要是再敢闹事,我就带他一起去见我媳妇儿。”傻媳妇的娘家人一听,怕了,又只好安分起来,规规矩矩地给自家姑娘办完了丧事回家去了。   老陈又打了三年光棍。   第二次成亲,是和一个寡妇。这寡妇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人又不差,长得白白净净的,收拾得又很干练,既有女人的温柔大方,又不乏男子的豪迈气概,只是人家都说她克夫,很多人都看上了她的外表,却不敢娶她。   她和丈夫成亲当天,因为雪天路滑,丈夫在迎娶她的路上不幸命丧黄泉。家人都纷纷劝她:“别嫁了吧,女婿都死了还嫁一个空房干嘛啊?”她倔强地说:“不,一定要嫁。”   嫁了后,婆家也不把她当回事,经常又是打又是骂的,婆婆说:“我儿子欠你啥了你要克她,你就是个扫把星,死赖在我家里做什么?”   十三年后,她决定改嫁,也给了婆婆一个回答:“因为成亲之前我说过,要做他最美的新娘。”婆婆呸呸地吐了她一脸唾沫说:“如果没有你,我儿子就不会死!”她默默地没有说一句话,深深地给婆婆鞠了一躬,公公忙上前拉起儿媳说:“孩子啊!这些年苦了你了,以后一定过得好好的啊!”公公说完就老泪纵横。她使劲儿地点点头。   后来,同村的人给她介绍了老陈,她和老陈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很快就成亲了。   寡妇很照顾老陈,田里轻轻重重的活儿她都一举拿下,纵然是太阳几乎晒炸地球的温度,她还是扛着锄和铁锹在田里拼死地干活儿,村里人见了都说老陈好福气,娶了个活宝。寡妇听见了就甩甩额头的汗珠说:“嗨,做这点活儿没啥的。”   在田里干活儿回来,最享受的事情就是吃着老陈准备好的饭菜。老陈在她面前常常都很嗫嚅,连认真地看她一眼都害羞。   三年过去了,俩人还是没有一个孩子。大家就都开始议论纷纷,说是不是这寡妇有啥病,生不了孩子,看来老陈家是要断香火了啊!   一天,寡妇喝得醉醺醺的,趁着酒劲儿问老陈说:“我都嫁给你三年了,你看都不看我一眼,你啥意思啊,嗯?你嫌弃我是寡妇是不是?我告诉你,我还是个老姑娘呢,我是干干净净的女人。”老陈被说得心里满是愧疚,唉声叹气地说:“我是怕你嫌弃我,你那么好看,我怕我配不上你。”寡妇说:“自我决定嫁给你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已经不存在配不上这回事了。”老陈感动得生平第一次掉下了眼泪,他一个劲儿地说:“好,好,好!”   一年后,寡妇给老陈生了一个儿子,取名陈娃子。从此却也和老陈永别了。寡妇生陈娃子的时候,家里没一个人影儿,由于难产,她拼尽了力气把孩子生下,连孩子都没看不上一眼就匆匆撒手人寰了。都说是她死去的丈夫看不下去她和老陈的幸福就狠心带她去了。人们说起寡妇的时候都赞不绝口:“啧啧啧,谁说人家克夫,人家那么好的姑娘,肯定是他们儿子短命……”   在寡妇下葬的那天,老陈几乎哭断了命,左眼就那么活生生地给哭瞎了。从此老陈一瘸一拐地一个人把陈娃子拉扯大。   陈娃子从小懂事,从不惹事生非,可是总有人会和他过不去,尤其是一个同村叫二牛的孩子。一天,他欺负陈娃子说:“没娘的孩子只能在爹的背上长大,来,让爹骑骑。”他把陈娃子惹急了,陈娃子就疯跑到家里把大黄狗放开了,他带着大黄狗一路追二牛,结果二牛被追得无处可藏,大黄狗一爪子刨上去,二牛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被咬得一个劲地惨叫,陈娃子狠狠地踹了他几脚说:“再欺负我,我就让我家黄黄咬死你!”二牛被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最后“哇”地一声哭得死去活来。老陈知道这件事后,用牛鞭狠狠地教训了儿子,陈娃子哭丧着脸说:“谁叫二牛欺负我的。”老陈抡起鞭子又一下:“欺负也要忍着,谁叫咱好欺负。”陈娃子被气得直掉眼泪,他想不通老爹咋这么怕事,太懦弱。   时光一走就是十四年,陈娃子也已经二十四岁了,长得一表人才,给他介绍对象的人那是快要踏破门槛了。而老陈却终究逃不过岁月的侵蚀,人老珠黄,瘦得像是一根柴火,佝偻着背早出晚归的。   终于,陈娃子看上了一姑娘,老陈喜笑颜开,匆匆忙忙地给他张罗着婚事,生怕自己哪一天万一顶不住看不见儿子成家可就太遗憾了,陈娃子的媳妇儿长得不漂亮也不丑,看起来很利索,干练着呢!   成亲一个月后,有人说约见陈娃子,走之前,老陈给儿子千叮咛万嘱咐,路上一定要小心,媳妇儿也叮嘱他,早点儿回来。可是谁知道他这一去就是永别。十四年前被大黄狗咬过的二牛回来报复了,在打斗过程中,陈娃子一脚踩空掉进河里淹死了。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结果第二天天还没亮,陈娃子的媳妇儿就又哭了起来,这老陈终究还是没能熬到看见二牛被判刑啊!   大家都议论着说:唉!二牛他爹的势力可大着呢!指不定会判二牛什么刑。   从此,陈家的儿媳又开始了一段守寡的日子…… 泰安怎样找到好的癫痫医院中西医治疗癫痫病可以吗长期服用苯巴比妥片对身体怎么样十堰治癫痫的偏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