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悠悠萱草心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摘要:岁月慢些走,真想母亲依然是那个性情尖锐,神采清明的盛年女人。真想她,不要老…… 康乃馨的花语:爱与尊敬的浓浓之情!今日这种花,只为母亲美丽绽放。于我,更是一束思念思亲之花。这世间,还有一种草,叫忘忧草,也叫萱草,无忧无烦的美丽愿望,寄语母亲的有生之年!   这个节日,格外思念远乡的母亲。想念与母亲一起生活的日子,想起这些年来与母亲的种种情感交葛……   前段时间,有天早上听到手机响,匆忙看了一眼,是母亲打来的,我没接。因为每次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完的,可我还没做完工作。等忙完之后,急忙给母亲回了电话。“妈妈您好吗?”“我很好!”“我以为您打电话有事,刚才在忙,忙完了才给您回!”“我没有给你拨电话啊!那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妈妈停顿了一下,又说:“我没事,我很好,家里也都很好,你哥哥嫂子孝顺听话,不用惦记。”之后我和母亲聊了一些哥嫂、小侄的事,便挂了电话,又回到工作中。   大约过了十几天,通电话时母亲才告诉我,那天,是她做胆囊切除手术的日子。我当时一听,感念的眼泪瞬间奔流……哽咽了许久,才说出话:“那您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您女儿啊!”母亲语重心长地说:“告诉你有什么用,你千里迢迢的也赶不回来,听说了也是惦记着!”想起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真是没有丝毫的虚假。父母,无论自己怎样的状况,也不想让远在他乡的儿女担忧!   这两年来,每一次电话里,都感觉母亲温慈了许多,不像往年严厉而严辞的她。从小到大,在我眼里母亲始终是一个精明能干,说话得体、做事周全的女人。而最难得的是,母亲虽然生在那个封建残余的年代,她的思想却与很多同时代的女人不同。她眼界开明,看事情十分通透而长远,一些事情总是每每中了她的预料。虽说母亲的文化水平不高,一生也没有什么大作为,可她在我心里,无比崇仰而高硕,不亚于任何一个男人。   自小的印象中,父亲性格极好,是那么的温柔慈爱,使人愿意亲近。而母亲雷厉风行的性情,不苟言笑的面容,总是感觉少了几分传统女人的温柔。我和母亲,总有一份距离感相隔。那时,经常暗自庆幸自己遗传了父亲温和的性格,而不是母亲的凌厉。   小时候,父亲格外偏爱我,我也整天喜欢跟在他后面。记得有一次,与父亲一起去附近的储木场扒树皮。两尺多长的铁棍戗子,撬下一张张肥厚的树皮,就是莫大的收获。刚采伐下山的树木,又粗又鲜,树皮也像刀刃一样锋利。一个不小心,我帮忙父亲拽树皮的左手,夹进了翘起的半张树皮与树身之间的缝隙里。顿时,一行鲜血顺着鲜白色的树身流下来。父亲见状,赶忙使劲撬开树皮,把我的手拉出来。他让我赶快回去找母亲,带我去医院。   我一边哭,一边往家走。路上,左手的无名指不断涌出血来,滴滴答答染了一路血迹。伤口像打鼓一样剧烈的跳动,痛的让人无法忍耐。(那种疼痛,至今难忘)头脑慢慢有些眩晕,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自己吹倒。五分钟就可到家的路,我迷迷糊糊、一步一挨地走了很久。到了家,母亲正和邻居家的姨奶奶闲聊。我对母亲说:“妈,我的手坏了,好疼!”母亲并没有带我去医院,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一瓶消炎药,倒出几颗白色的药片在桌子上,用瓶身碾压成粉末;然后给我用清水洗了手,把药末抹在还在渗血的手指上。又找了块白布,用牙那么一扯,扯下一条给我的手往上一裹,嘴上还说着:“小孩子,长身体的时候,好的快,不怕的!”此事,就算给母亲处理妥了。现在有时回忆起这件事,还是会想:母亲是多么粗枝大叶的一个女人呢?!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伤口愈合,褪去包裹之后我才发现,左手的无名指少了大约半厘米那么一截。而母亲,至今不知。我也再没有向她、向除了先生以外的任何人提起过。从此,我对母亲,多了一个心结,多了几分距离。以后人生中的诸多悲苦,也再不愿对她诉说。   那年,父亲去世,母亲独自一人担起一肩风雨,撑起了这个家。许多必然面对的事,让她变得更加倔犟而坚强。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辛苦度日,偶尔有上门提亲的,我时常担心自己会有继父,因此一度变得很忧郁。然而尚且年轻的母亲,并没有再嫁。我知道,她是宁愿自己承受生活的作难,也不愿她的孩子们受委屈。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我们于人前人后,都没有感觉一丝一毫的委屈。我们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令自己骄傲的母亲。   这许多年,随着年龄和经历的增长,也慢慢体会了母亲当年的不容易。那个年代,那种生活状态下,她是不得不强大,不得不尖锐。她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守护好自己的家!   如果说,父母是人生中的第一位老师,那么母亲,便是我生命初始的坐标,是我人生路上的第一盏指路灯。是她撑起我思想与意志的脊梁,是她打造我坚强与隐忍的性格。多少次,艰难困苦的时候,想到母亲的坚韧,想到我是她的女儿,就会有一份不服输的力量,充斥着自己的内心和身体。是这份力量,支撑我走过往后岁月中的每一次坎坷与风雨。   只是,这样的心情,我从不曾对她说起。在她面前,我尽力坚强又独立,从不表现软弱,不表示娇气;一是想让母亲对常常远行的我放心,二是不想让她看到我的柔弱。我想做个,令她骄傲而自豪的女儿!   印象中,母亲从未当面夸过我一句,我以为,在她心里,我一直是个不够优秀的孩子。每次想到此,就很失落。父亲刚去世那几年,我为了证明自己,为了给她的生活添一丝希望和光明,也曾无比地努力!那时,我的学习成绩有很大的提高,老师的表扬,各种比赛的参加,奖品的获得,我想,为我这个女儿,母亲是欣喜而安慰的!   寒假假期,一个人抱着糖果厂的样品,在陌生的城市四处奔走、挨门推销。柔柔弱弱的花季女孩,被坏人盯上,眼里含着泪水,心里忐忑又惶恐,却还得故作淡定,和坏人斗智斗勇地百般周旋。脱险的一刻,哭撑的意念坍塌,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里,放声大哭!然而回到家,我只字未提。暑假,出门打工,刚上工第二天,食指指肚就整个被裂碗沿割破,血淋淋的嫩肉翻起,找根白布条裹上,咬咬牙,忍下疼,就又开工了!还有那些独自闯荡的种种遭遇,至今,母亲都不曾知道。源于对母亲的体恤,养成自己一种报喜不报忧的性格,母亲,也只知晓我的光彩和体面。后来,听姐姐和妹妹说,母亲经常以我为楷模说教,让她们效仿学习。我,终是没有令她失望的女儿。   记得,有一年夏天,母亲来我工作的地方看我。那时我为了省钱,租了一间平房住,正赶上雨季,被褥潮湿的像是使一把劲就能攥出水来。母亲一见就火了:“就为了省那几百块钱,把身体赃坏了,一辈子受罪!”于是,母亲顶着近四十度的高温,四处给我找房子。从那往后,我再也没有省下那每月的几百块钱,再也没有住过平方。为了母亲能够安心,我努力让自己生活的好一点!   恍然,与母亲分离整整三个月了!还记得,过年回家时,短短九天假期,深感分身无数的苦恼。回来的第三天,我和几个闺蜜在外同住了一夜,一起聊天到快天亮。不想,第二天母亲便知道了,且让她吃惊不已。逢人便抱怨,嫌我去朋友家住,也不来家陪她。闺蜜告诉我之后,当天晚上,我赶忙回家住了。因为忙年,我之前的感冒一直没好,加上返乡的长途奔波,缺水又上火,回来之后,整夜的咳嗽不止。在家住那晚,大半夜的时间,母亲都在为我忙个不停。一会给我沏白糖水,一会给我拿各样水果和罐头,一会又给我拿感冒药……只顾着伺候我了,弄的她一夜也没有休息好。   第二天,朋友有个聚会,我要回去了。临走时我说:“妈,我今晚就不回来了,我在这,您也休息不好。”母亲没说话,一脸的怅然。我分明听见,她心底悠起一声长长的叹息!(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假期时间紧迫,各种人情需要顾及,却都无法周全!每一次,都会留下许多的遗憾!)沉默了一会,母亲半分生硬的地说:“你别忘了吃药,别感觉好点了就不吃了!赶紧好利索,省的到哪都咳咳咔咔的讨人厌!”那语气,有责怪,有心疼。忽而感觉,母亲那么的疼爱我!   相聚的日子总是匆忙。返程那天,从家里出来,直奔母亲家。原本就打算好了,临行时从母亲那里出发,也好和她道个别。因为大雪封路,先生开的车不能走,我又着急赶回去上班,只能坐火车先回。冒着风雪,先生送我到母亲家。母亲听说我要走,紧忙给我拿吃的,我说都准备好了,什么都不缺。小坐了一会,先生说:“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母亲送我们到路口,我没有像每次那样拥抱她,我怕自己再次在她面前流泪。我说:“妈,我走了……”脚跟却定在那里,不肯挪动。眼角,无声地流下两行冰凉的液体。每一次回家,最怕的,就是这样的时刻……   母亲说:“嗯,走吧!家里都好,不用惦记着,你照顾好自己,别整天想着减肥,不吃东西……”“知道了,您也注意身体,年龄那么大了,别总去哥哥店里帮忙,别累着!”回头看着三丈之外的母亲,我笃定地说:“妈妈,过年我还回来,以后,每年都回来过年……”说完,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面颊刷刷的往下流。母亲说:“好,回来吧!回家过年!”   “妈,我走了!”扔下这句,我再也不敢回头,迈开步子直奔路前方。漫漫风雪,也仿佛懂得我的心情,齐齐拥吻之势扑面而来。眼角的热泪瞬间冰冷,凉意,一直沁到心里。先生体贴地拉起我的手,紧紧握着,陪着我沉默不语地向车站走。然而我的心,却遗留在了那个路口。我能感受到,双鬓斑白的母亲,那一双默默相送的眼神,望穿我风雪中的背影,追随我十里,千里,万里……   列车上,嫂子发来信息,说我走后母亲念叨着不放心我一个人坐长途车,一下午总是流泪。母亲说:还没亲够,就走了!儿行千里母担忧,几十岁的人了,远行千里,往返无数,却在母亲眼中,依然是她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母亲在我心里,一直是个不会轻易掉眼泪的女人。也许是年岁渐长的缘故,也许是岁月无情的磨砺,不仅磨白了母亲两鬓的黑发,也磨去了母亲性格的菱角,磨亮了母亲心底的爱……   岁月慢些走,真想母亲依然是那个性情尖锐,神采清明的盛年女人。真想她,不要老…… 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走适用于癫痫的药有哪些重庆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癫痫病疾病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