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酒家】千年古塔话沧桑(散文)

    一、童年塔影三岁那年,爸爸将我带到城里上幼儿园。那时,妈妈还在老家教学,我们一家三口分居两地,每隔两个星期天,爸爸才带我回老家,到妈妈教书的学校享受全家团聚的欢乐。幸福的日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辽海】这夏季,这葬礼(散文)

    没有想象中那样怨声载道,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欢乐,有的,只有死水一样的平静,没有半点波澜。或许只有细心的人才会在渐渐压抑的空气中发现点什么。高考前夕,同桌突然对着我说了一句:“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青红(散文)_1

    一大伯家六个孩子,三哥和她年龄最相仿。春日晴好,三哥提着篮子到打麦场边拽麦苗喂鸡,她跟在三哥宽大的后背打着方块补丁的灰布衫后面“三哥三哥”的叫,手里举着拽断的麦苗叶子,费力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寻梦多彩贵州(散文游记)

    人生有许多的遗憾,有些遗憾是可以弥补的,有些遗憾却是一生永远的错过,错过有缘人,错过多情网,错过生命中许多机遇,而人生的旅途上,错过一道道风景,最是让人懊恼,因为,只要你轻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东北】像妈妈一样温暖的姐姐(散文)

    我的姐姐朴实,善良,有柔情似水的女人情怀,也有坚强不屈的男人性格。做事总是风风火火,说话也是快人快语,她用她特有的母爱照顾包容着我们四兄妹,她是我最亲最爱的姐妈。生活似乎总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今夜,我允许自己放纵(散文)

    这个季节,秋,终于姗姗来迟。沉闷了一个夏天,心,都快生出老茧,满地的尘埃,都不知道何处安歇。我期盼的季节,终于来了,是该释放的时候了。暮色黄昏,微凉是那么入心,到底是入秋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东北】笸箩盛着情与爱(散文)

    过去,在农村住家的炕上,都有两个小笸箩,一个是装旱烟的烟笸箩,另一个是装针头线脑的针线笸箩。烟笸箩和针线笸箩是东北人一种通俗的叫法,它跟农村盛粮食的大笸箩一样,在农村里常见常...[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祁连山的雪莲花(散文)

    “520、521、522……”到了,到了!我坐在北京吉普里,望着路旁接踵闪过的里程碑,默默地读着、想着、看着,心中早已按捺不住一阵接一阵的潮起潮落。凭窗望去,就要到祁连山金羊河牧区了,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母亲给我讲的那些故事(散文)

    母亲虽然不在了,离开我都好多好多年了,但母亲的人格魅力,音容笑貌却深深烙印在孩儿的灵魂深处。尤其是儿时母亲给我讲的那些个故事,更是几十年不忘,伴随了我一生。也许我还会带它到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荒原】信念与担当(散文)

    风里雪里让我们走过峥嵘,竞技场上的风驰电掣,和刻骨铭心的飞泪,就讲述起猎猎的中国红。多少东方的情愫舞动在二零一四年索契的冰雪冬奥,一袭血染的战旗,牵着你我的心海,我们在一起荣...[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