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年】五爷,过年好!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语录
摘要:拜年是中国民间的传统习俗,是人们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 古时“拜年”一词原有的含义是为长者拜贺新年,包括向长者叩头施礼、祝贺新年如意、问候生活安好等内容。遇有同辈亲友,也要施礼道贺。 大年初一拜年是老家的传统。这天,放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吃了热气腾腾的年饺子,过完所有接神、敬神、拜祖等程序,就该到亲朋好友家拜年了,拜年是人们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方式。刚会站,母亲就抱着我去长辈们家拜年,后来是哥哥拉着我去。那时候的拜年不像现在这么简单,去亲戚朋友家坐坐了事,那时你见了尊长必须行叩头之礼,礼毕长者会赠送红包。因为贫穷,红包远没有现在这么厚实,亲近点的人家最多也就给一两毛钱,同族长者只是给五分钱或一块糖果而已。   而今重回故土,拜年自然必不可少,尤其给九十高龄的五爷拜年是万万不可马虎的礼仪,只要你在故乡,就得给五爷叩头,这是族里多么年来的规矩。给五爷叩头,从我四五岁时就开始了。如今,快要退休,还得去给五爷叩头,这不,初一一大早我赶紧往五爷住处奔去,一路上,五爷的身世不断在我脑海里回旋……      (一)五爷其人      五爷是我们族里最老、辈分最高的人,比五爷大十岁的父亲在世时也管五爷叫叔叔。听父亲说五爷小时候读过几天私塾,多次乡试不中,最后一次没中,一气之下喝了壶闷酒自封秀才,此后,人们便称呼他五秀才,别人这么叫,五爷也心安理得地应。   像五爷这样的文化人在我们族里首屈一指,谁家有什么事首先找五爷。如果是红喜事,就问五爷八字合不合,哪个日子办事;如果是白喜事,就问五爷死人在家里放几天,哪天出殡。更为稀奇的是,五爷居然还知道死人的魂魄在哪里停留,什么时间离去,从哪个方向离去,离去时会不会有铜铁器具被毁掉,窗户纸被撕破等离奇事发生,而且结果与五爷说得分毫不差!你说我这五爷邪门不邪门?   我长大了有了玩伴后,同龄人传得五爷更神异。有的说五爷会法术,能把鬼怪神狐喊身边差遣使唤;有的说五爷能听懂虫蛇物语,只要他念念有词,虫蛇蝎鼠马上就会从四面八方跑来与五爷同室共眠;有的说五爷会发功,五爷一发功,十丈以外俩人合抱的大树都能被生生震断!其余本领我没见过,但五爷会练气功千真万确的,有一次在乡邻们的鼓噪下,五爷真真实实地露了一手,只见他一发功,一张高大的八仙桌便在地上转起来,而且转了好几分钟——这可是我亲眼所见!十里八乡的人都说五爷是奇人,有特异功能,离奇的传说为五爷涂抹了一种神秘色彩。因此,小时候,我总认为他通着神鬼,从来不敢一个人去他家。   五爷打了一辈子光棍。不是五爷不娶,听族人们说五爷年轻时候长得英武漂亮,有不少人家想把姑娘嫁给他,可每次媒婆上门他都婉言谢绝自己功成名就才考虑成家的事情。可五爷每次乡试都名落孙山,功名离他越来越远,媳妇也就离他越来越远。二十五六岁时,五爷稀里糊涂地被国民党抓去当了壮丁,太原解放战役中成了解放军的俘虏,这不光彩的一页给五爷今后的人生构架增添了许多灰暗元素。新中国成立,五爷成了名副其实的四类分子,属于历次革命运动重点改造对象,尤其文革时候,三天一小批、五天一大斗。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有些人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有的跳井、有的上吊,还有的选择卧轨自尽。而五爷则不然,他精通命理,能够看得懂、想的通这些风风雨雨、曲曲折折的事情而安之若素。五爷本就古怪,不怎么与人搭话,不怎么与人来往,这下,人们深怕受牵连就更不去五爷家了,五爷家门可罗雀,连鬼影子都没一个。只有大年初一,族人们拘于礼数不得不去给五爷拜年,五爷家才有点人气。   过去,每到大年初一,我都会穿上新衣服,跟在一群哥哥们后边到五爷家拜年。五爷阴森森的小院乱七八糟,只有一条窄小的人行道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副对联“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一贴就是几十年,足足在我记忆中呆了一辈子。拜年时,五爷四平八稳坐炕上,一付秀才风范,静静地直视着我们,接受我们晚辈的叩拜之礼……如今已是就是多岁、风烛残年的五爷过得怎样?      (二)孤寡老人      五爷的老宅已被岁月斑驳得体无完肤了。大门曾经非常气派,在村里数一数二,如今,门扇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用铁丝捆扎的木棍。门顶上代表尊贵的青瓦稀稀拉拉没剩几片,露出一滩滩护瓦泥沙,泥沙之上满目枯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站在五爷院门前,我心底盘根错节、忧伤不已:人生犹如万花筒,不同的人走着不同的路,可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才算完满?想想五爷风流才子一个,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子乎者也张口就来,春秋战国倒背如流,可咋就把自己的人生经营成这样子?   进得门来,正好撞见五爷在院子西北角站着,看的出他刚从厕所出来,正拱着腰艰难地打理裤腰带,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   “五爷,过年好!”我高声打招呼。   五爷依旧没有抬头,继续忙乱着裤子的事情。因为手指僵直,一条退了色的红裤腰带就是打不上结,我便走过去蹲了下身子三下五除二帮他解决了困难。五爷这才抬起头来,啊!这是曾经的五爷吗?脸风干得只剩些人皮,道道隆起得皱纹上尽是枯竭的黑斑,头发也是枯草横斜,尤其要命的是,两只眼直楞楞的,没有一丝光芒。显然,他不认识我,在他眼里,我和偶然闯进院里的熊瞎子没两样,而多年独居不见人的他见了熊瞎子也丝毫不在乎了。   “五爷,您不认识我了……”   “你是?”   “我是老三家二小子,也就是小二子!”   “小儿子?谁的小儿子?”   “不是小儿子,是小二子,老三家小二子……”重复了几次,五爷都是满脸茫然。我赶紧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笔和纸大大地写了“小二子”三个字端到五爷眼前。五爷楞楞地看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随之眼睛就湿润了。   五爷一个人守着院子,三间土屋是他的全部。我搀扶着五爷回屋,屋里依旧杂乱无章。五爷慢慢爬上炕,我坐在炕边把一盒精致的糕点递到五爷手里。   “买这干吗?乱花钱,你能来看五爷,五爷就高兴了。已经五年没人给拜年了,五爷也算活到头了……”五爷的叹息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凄凉冻结了我的舌头,不知该如何应答。   “五爷,您怎么生活?”好大一会儿,我才开口打破难捱的沉默。   “村委每年给一千块钱,三袋面粉、一袋米、一壶油,这些足够了……早就不想活了,可又死不了。怎办呢?”   “还是自己做饭吃?衣服谁帮你洗?”   “唉!一辈子了,饭还是能做的……村委每年派个年轻女人春秋两季给洗两次……”   我环视了一下五爷的家,屋里依旧那么阴暗,锅台上一个竹笼子里几个馒头和十多个饺子已风干得走了样。五爷说那是邻居给送来的,自己已不能包饺子、不会蒸馒头了,平日里只喝稀饭、面圪塔。看着五爷凄惨的生活,我的心隐隐作疼,不能再呆下去了,便行了叩头礼,给五爷留下五百元钱后、心情茫然不知所措地离开了五爷。   我要出门走的时候,五爷的眼睛又湿润了,似乎还有了些光泽,嘴唇张开但没有吐出半个字——我的到来使五爷有一种感动,感动中夹杂着一丝期待,期待什么,五爷自己也说不清楚……      (三)愿五爷善终      上午给亲戚和族人拜年,下午则轮到去发小朋友家坐坐了。   到的一个发小家,宾朋满座。因这发小是个医生,村里大部分人要来给他拜年,连支书村长都概莫能外。屋里笑语喧哗,热气腾腾,与五爷家相比,简直一处是天堂,一处是地狱!我不由感慨万分:其实啊,人活的就是一个势!这本无可厚非,孤寡了一辈子,无儿无女的五爷自然是培养不起任何气势的,只能孤苦无依地过。明明知道在这种情境下谈五爷不合适,可见支书和主任也在此,我还是忍不住提起。   “五爷的事我们也很为难,不知该如何处理。村委会也只能以五保的形式给些钱,给些面,其它的困难实在……”支书面有难色。   “我理解,确实很为难!可看他活成那个样子……实在痛苦。能有什么办法把五爷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另外一个月给他洗刷上一次,打扫一下卫生,他的手实在是管不起什么作用了。”   “打扫卫生好办,做饭实在为难。现在不像集体那会儿了,没有一个人愿意给他做饭,就是给钱也没人愿意。再说,五爷古怪了一辈子,人们去他家都怕……你也知道的……二哥,你见的世面多,你给想个法子,我们照办……”主任言辞恳切,态度分明。   眼见得村领导把皮球踢到了我这边,怎么办?确实是个难题,大家都不说话了。我忽然心中一亮说:“我有个法子,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影响,如果没有,那是最好的结果!”   “二哥,你说说看?”支书、主任的眼睛似乎也亮了。   “现在城里有几个养老院,把五爷送到养老院去。这样,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只是这费用可能要贵一些,每个月可能得一千元左右。”   “这……我们村委会研究一下再决定,二哥,我们会尽快给您一个答复的。”支书主任双双表态。   “我代五爷先谢谢你们了,希望最好快点,说实在的,上午给五爷拜年后,我这心里就……”我趁热打铁,毫不让步,谁让他们是领导呢!呵呵。   不知是五爷天生贵人命,还是村领导给了我面子。正月初二下午,村委会就开会研究并且一致通过我的提案,只是附加了条件:五爷的院子归集体所有,族人没有继续权。我马不停蹄地招集所有族人通报了村委会的意见,大家一致同意。我又赶紧给养老院的朋友打电话,托他们解决五爷的床位问题。至此,五爷的人生总算有了个交待……   初三上午我约几位族人一起到五爷家征求五爷的意见。五爷听后光张嘴巴不说话,只是枯涩的眼睛又慢慢湿润了。大家不知道五爷愿意还是不愿意,不置可否。我一锤定音:“咱们别再征求什么意见了,快点收拾一下领五爷上车吧,我朋友还在敬老院等着呢!”   村里会计立马办理了相关手续,我们安排好一切,当下就将五爷送了敬老院。   上车时,五爷的脸色明显红润了许多……   这个年没有白过!看着渐渐远去的车,听着夜光中隆隆的鞭炮声,我欣慰地想。 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最有权威武汉看羊角风医院哪个好治好癫痫病得花多少钱呢陕西哪家医院能治好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