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可怜天下父母心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语录
燕山北部,群山环抱着一个民风淳朴的秀美小城。人口不足三万,短短长长不等的几十条小街道以一条十里长的主街为中心横纵着。小城有个很特别的名字,叫做陶园。想来,当年起这个名字时,是希望这里的人们与五柳先生一样,在与世无争,“躬耕自足的田园”环境下代代繁衍生息吧。   小城中心,建着一个看起来颇具规模的活动广场。广场四周绿树林荫,四个大草坪中,每逢节日便搭建起簇拥着一串红、黄色小菊花和红海棠组成的高大花坛。城里的一些群众性活动和文艺演出也经常在这里进行。这里还是小城人们早晚健身活动的场所之一。那地面明亮的大理石上,跳健身操的,练太极拳的,踢毽子的,流动着的身影,形成了小城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广场还有着另一个功能,那就是小城各项新闻的传播渠道。这不,一群刚刚跳完健身舞的老姐妹们,一边收拾着手中的扇子,一边七言八语地说着话:“李姐今天怎么又没来啊,有好长时间没见她了,要不,换个打头的吧,不过,咱们当中谁也没人家笑得甜,舞得欢呢!”“李姐现在哪还有心思跳舞啊,李姐家又出事了!想也想不到的,可盼到儿女大了,却没享着一点福!”这个大家嘴里的李姐,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翁。   (一)   李姐今年70岁了,说起来当年也是小县城里的知名人物。她的人生本应在幸福和美满中度过,可一双儿女的婚姻变故,搅乱了夫妻俩的中年和老年生活,将他们拖尽了苦不堪言,悲痛欲绝的深渊。   年轻时的李姐是县评剧团的台柱子,唱腔清丽圆润,扮相俊美优雅,只要是她演出的主场,那票就卖得是格外一个好!剧团里的男演员,社会上的年轻小伙,不知有多少人想入非非,千方百计展开攻势,想摘下这朵娇艳的玫瑰花。可李姐却芳心无动,直到25岁时,才出人意料选了个相貌平平,举止文雅,对她情有独钟,一场场追着看她演出的外来大学生,把自己嫁了出去。   李姐夫姓孙名兆麟,老家在东北,是吉林大学毕业分配在县文化馆的专业创作人员。俩人家庭出身不同,文化背景差异,可就是一见钟情地走到了一起。在别人怀疑且羡慕的目光下,夫妻恩恩爱爱生活了几十年,生有玉冰、玉轩一双宝贝儿女。   让李姐高兴的是,玉冰长得聪敏伶俐,秉承了妈妈的天赋,有着一副百灵鸟般的歌喉;玉轩眉清目秀,继承着父亲的才华,从小舞文弄墨的颇有文采。夫妻俩为了培养这一对掌上明珠,可说是倾其所有,绞尽脑汁,只盼孩子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着一个龙腾凤舞的好前途。   七十年代末,县剧团解散,全部人员被另行安排工作。李姐被分配到了县里较具规模的大型企业燕鑫纺织厂。由于肯吃苦,又有头脑,第二年就挑起了有百十多人的织布车间主任的重担,工作干得有声有色,连续几年被评为县级劳动模范。那时的李姐,夫妻恩爱,儿女双全,事业有成,在紧张的工作之余,还经常在厂子的大会上为大家唱上几段评剧,那依然字正腔圆的唱功不减当年,博得了全场阵阵喝彩的掌声!   (二)   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没料到,一直让李姐骄傲着的大女儿玉冰出了事!   玉冰初中毕业即考上了省戏剧学校,刚毕业那年,恰逢东北一个评剧团来县里演出。由于父亲的工作关系,小玉冰认识了该团的赖团长,并得以在演出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这时的玉冰,高高的个头,鹅蛋脸,扮相身段都像极了李姐年轻时。那姓赖的团长,动了心思,把个小玉冰夸个天花乱坠,承诺上他的剧团后,定会重点培养,前途不可估量,在小城里太委屈了,会被埋没的。   赖团长大名赖俦九,听说师从过东北著名评剧演员哈尔滨评剧院的刘小楼老师,说起来在东北也算是个有点小名气的评剧男角。80年代末,他所在的吉林向阳评剧院改革,将原剧院分成了三个独立小剧团,赖俦九仗着小楼老师的名气承包下了其中一个团,带着一班人马不辞辛苦地走南闯北演出,还真演出点名堂来了!   武汉治癫痫三甲医院李姐夫妻俩前思后想,为了女儿的前途,咬牙答应了一遍遍来家做工作的赖俦九,让其带走了花一般的女儿。   放出了从小娇生惯养的玉冰,想着女儿小小年纪离乡背井闯天下,李姐夫妻俩是牵肠挂肚,茶饭难咽,好一阵后悔!好在,李姐婆家在长春市,据说离女儿剧团所在地吉林也就一百多里,遂托付小叔子抽空多去看看。   玉冰倒也很是懂事,离家不久,便寄回了几张精美的演出剧照,一看就知那是评剧传统曲目《玉堂春》苏三的扮相,看来那赖团长还是说话算数的,刚进团的玉冰就被定为该剧主角苏三的B角了。随照片寄来的信中,玉冰让父母放心,说赖团长对她很好,生活上照顾有加,业务上重点培养,还说要将她打造成剧团台柱子呢。这时,李姐夫妻俩的一颗忐忑不安之心方才落地。李姐时不时拿着女儿的这些剧照,传给厂里姐妹们看,在一片惊叹和赞美声中,李姐脸上挂满了喜悦和骄傲。   时隔两年,赖团长和玉冰两人在没提前来信的情况下,于一个傍晚突然进了家门。   玉冰父亲还没下班,李姐一边忙碌着给他们做饭,一边用狐疑的余光看着他们的举止。只见两人窃窃说着什么,玉冰还撒娇着推了姓赖的一把。李姐心中一凉,女儿和这姓赖的关系绝非一般了。   晚上的这顿饭,气氛极其尴尬,一家人低头无语,李姐端着碗,那里还吃得下去!   饭后落座,李姐正要把玉冰叫到里屋细问,这姓赖的冷不丁从沙发起身,面对夫妻俩曲膝跪了下来:爸,妈,我这次回来是专门向你们求婚来了。我是真心爱着玉冰的,为了玉冰,我已离婚了。我知道我配不上玉冰,可你们相信我吧,我会一辈子对玉冰好的!我会让她成为我们团的主角!爸,妈,你们就答应我们的婚事吧!   李姐脚底立刻冒起了一股冷气,此时的她如梦初醒,明白了大着玉冰十几岁的赖俦九当初带走玉冰的真正用意!定了定神,李姐目光转向玉冰,这玉冰也忙跪在了赖俦九身边,只掉着眼泪不说话。李姐气得一阵心痛,捂住心口转身进了里屋!兆麟姐夫的脸色铁青着,一语不发,只坐着低头一支支抽着闷烟。   李姐肠子都悔青了!可她知道,一切都太晚了,她的玉冰早已被赖团长的甜言蜜语所迷惑,委身于他了!唉,生米煮成熟饭,她已回天无力了!   李姐和兆麟姐夫忍着悲戚,好生无奈地嫁出了心爱的女儿:玉冰啊,你离家这么远,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多长个心眼,要是有什么事,可别瞒着我们啊,来电话我和你爸接你去!   (三)   一间双层玻璃,窗户纸糊得严严实实的40平米小房间里,烧得通红的地炉上,坐着一大壶水兹兹冒着气,弥漫着的水蒸气被挤压在密不透风的小小空间里挣扎着。靠南窗户炕上侧卧着的女主人的面孔,渐渐被朦胧了。屋里潮涌着的水蒸气她视而不见,只呆呆地对着墙壁发楞!   是的,这就是我们当年的小玉冰,只不过此时的她,已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天真活泼,充满幻想的娇娇女了。   前院排练厅那清亮的唱腔在板胡的伴奏下,时高时低地穿墙入耳,乍一听还真是有板有眼的,可玉冰一听,那清丽有加,韵味欠缺的唱功比自己的共鸣华彩高腔差着一筹呢。玉冰知道,前院在排练刚从北京评剧院学回来的《金沙江畔》,那女主角珠玛的角色原本是自己的,可由于意外宫外孕,差点搭上性命,把个赖俦九气得立马将去北京学习的人换了,换成一直和自己暗里竞争的对手刘美玲。这刘美玲没费吹灰之力得到了《金沙江畔》主角珠玛的角色,喜出望外。学习回来后,天天缠着赖团长加班放单桌,那赖俦九陪伴躺在病床上玉冰的时间反而在其次了。   时间不长,风言风雨就出来了。有那好心的同事来看望玉冰,言语间提醒玉冰看紧点赖俦九,可玉冰却不愿相信,口口声声爱自己胜过生命的赖真会变心!   一晃结婚三年了,婚后,玉冰接连怀孕了两次,赖团长却癫痫病治疗方法那种效果好两次让玉冰为了前途打掉了孩子,还逼着玉冰戴上了节育环。两年前,玉冰已是剧团的挑大梁女主角了,多次和赖商量要个孩子,可这赖俦九就是不同意!玉冰太想要一个俩人爱情的结晶,便去医院偷偷取掉了环。再次怀孕谁知却是宫外孕,被折腾得半死,经抢救,虽保住了性命,但偷取环的事也就瞒不住了。把个赖俦九气得明知玉冰这时最需要人照顾,却借口演出时间紧需加紧排练而不着家。   玉冰失血的脸色蜡黄蜡黄,身子软软得动不了身,无奈,只得打电话让妈妈李姐请假来吉林照顾。李姐听说女儿宫外孕,急得连夜坐车赶了过来。在李姐来的这段时间里,姓赖的立即换了一副面孔,对玉冰是嘘寒嘘暖,买鸡买鱼,让李姐调着花样做给玉冰补养。看着赖俦九的殷勤,玉冰怕妈妈着急,也就没说出这几年没有孩子的真正原因。   玉冰的脸色渐渐红润,身体也渐渐硬爽,看着赖俦九不离左右的围着玉冰转,李姐惦记着家中兆麟姐夫和玉轩,记挂着织布车间这个月的生产任务,嘱咐了女儿几句,放心坐上了返程的火车。   可这李姐前脚刚走,玉冰就听到了这种舆论,心里顿时没了主意,这样的事又不好找别人商量,思来想去,没有孩子的夫妻生活是不会稳定的,只有走用孩子来拴住丈夫心这条路了!拉住了丈夫的心,还怕她什么刘美玲黄美玲的抢位!玉冰直起身子,咬了咬牙,遂下定了待身体好点后,要冒险再次怀孕的决心!   一晃又是大半年过去,玉冰以身体未完全恢复为借口,很少上台演出,赖俦九也不好强迫她。待赖看出倪端时,玉冰已是近五个月的身孕了。赖很是生气,一反平时的温柔,破口大骂,全然不顾玉冰的苦苦哀求:   “我不要什么前途,也不要当什么台柱子,我就想要一个咱们的孩子,我这肚子里是已经成形了的咱们骨血,求你就让我生下来吧!”   “不可能!是你想生就能生吗?你才多大啊,要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要知道我在你身上投了多大的本钱了啊!不行!这个孩子不能要!”   “你要不让我生,我就不上台了!人家新凤霞也没因为唱戏而不要孩子啊!不就是一年多的时间吗,我能克服的!你就这么不喜欢孩子吗?”   “不行!就是不行,这个孩子你绝对不能生下来!”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啊?你是不是有事在瞒着我?”   赖俦九一听这话,脸突的变了色,扑通给玉冰跪下:   “玉冰,你骂我打我吧,我对不起你,我是真心喜欢你,也想为了你离婚着,可那乡下黄脸婆死活不答应,我父母也站在她那边,闹了两年,最后放话,说想玩个小姑娘可以,可就是不许要孩子,要是敢生孩子,就要告我重婚罪!”   “啊!原来你骗了我,你根本没离婚啊!那离婚证是哪来的?”   一阵撕心裂肺痛心,玉冰昏厥了过去。   最后的结局,李姐和姐夫专程去吉林市文化局告了那姓赖的无赖,那姓赖的为自己骗婚造假离婚证的行为付出了惨重代价,不仅被撤了团长,还被开除了公职。   玉冰绝望地做了引产,被接回了家中。   回家后的玉冰,在床上病病歪歪躺了多半年。原来娇艳着的玫瑰衰败了,活泼可爱的女儿变得让人不敢相认!这个家里,再也听不见她美妙的歌喉,再也看不见她撒娇的笑脸。最让李姐和姐夫痛心的是,她不愿见人,再不肯踏出家门一步!   李姐和姐夫怕什么,来什么,这个打击对他们来说是太大了,大得难以承受。李姐原本健康红润的容颜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怕外人询问,还须忍着悲痛去求人,托亲朋解劝玉冰,托好友给玉冰寻人家,可此时的玉冰似三九天的寒冰,不容任何人再提婚姻一事!就这样,玉冰三年没迈出家门一步,家里的空气被凝固了三年。   之后,玉冰实在不想看父母关切和幽怨的眼神,经戏剧学校同学介绍,去了一个偏远城市的文艺团体,二十多年了,鲜有回家,至今仍是独身一人!   (四)   时光荏苒,在对女儿的牵挂中,岁月无声地更迭着。“日子还要过,这个家还有希望,咱们的玉轩会使这个家兴旺起来的!”李姐和姐夫怀着对儿子的希望,相互鼓励着,相互搀扶着,在一次次的期盼中,终于迎来了这个家庭的又一件大事——玉轩要成家了。   合肥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家? 儿子玉轩比姐姐更让父母骄傲。高中毕业,即以620分的高分考入了河北大学中文系,深造五年,毕业后顺理成章进了县委宣传部,成了县里官方宣传阵地的主要笔杆子。   这玉轩小伙,一米七八的个子,宽阔的脑门,棱角分明的脸盘上架着一副玳瑁黑框眼镜,中华文化厚重底蕴的熏陶,使他气质风度不俗,儒雅沉稳有加。参加工作不久,文笔初露锋芒,几篇经认真调研,从区域特点阐述县乡经济合理发展的重要文章,引起县领导重视并获得好评,成为了县五年经济发展规划蓝图的指导版本。为此,玉轩从科员升至科长仅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工作之余,爱好文学创作的玉轩,还完成了以滦河文化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栗林深处的赵氏家族》和以姐姐玉冰经历为题材的情感小说《假如人生能重来》,出版后一版再版,年纪轻轻已是省、市作家协会双料会员。 共 718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