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与您相牵,执手流年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好书推荐
偶然翻阅到那张已经泛黄的老照片,时光竟然让我穿越到了十五六岁的青春少年。    时光清浅,此去沧海,已是整整廿八年,一万多个日日夜夜。转眼,从指间悄悄滑落。   清晨听雨声,檐前雨落如花。密密春雨,潇潇洒洒,宛若一朵朵情窦花,令人遐想连篇。茫然间,看着一个个背着书包的精灵活跃在上学的路上,胸前的红领巾迎风飘扬,欣赏着一张张青春烂漫的笑脸,又有几许感动,朦胧了我的双眼。看着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庞,怀抱一大摞书的精神食粮,记忆串起一缕缕甜甜的、涩涩的青烟。   新枝吐绿,杨柳拂新,金黄的油菜花开,粉红的桃花开得如痴如醉,本是万象更新、生机勃发的季节,已然没有了萧萧的味道。然,潮湿的雨,潮湿了我的心。那一幕幕锦色年华,如流水般流逝,丝毫让人感觉不到它曾经存在。是否,是否还能找到昔日的懵懂与纯真?一首唐诗,一阙宋词,一句低吟浅唱,一个简单的定理公式,也能让我们争得面红耳赤。   窗外的老樟树守护着那树下三百多个烈士的英魂,历经日晒雨淋,任凭风吹雨打,依然默默地屹立于那儿,不知是几十年还是几百年如一日,岿然不动,就像是母亲在守护着摇篮中的婴儿。只要婴儿还在,母亲誓死也不会离去。博大的树根因为雨水的冲击,露出了大大小小、弯弯曲曲的胫骨,但也毫不畏惧地极力向四周土地蔓延伸展。一根根粗壮的树根被青春的肥臀雕刻成休闲偷懒的椅子,甚至留下了多少青涩的懵懂初恋,镌刻了多少美好的回忆。斑驳的枝干上烙满了年轮的印记,一层层褐色的树皮也已随季节脱落,虽然秋风枯黄了她一片片碧绿的叶子,但夺不走她那颗为儿守护的坚强的心。只要春风一吹,她依然顽强茁壮地氤氲着生命的气息。   慈祥的老樟树,同时还在见证着学校的成长。不辞辛劳的老樟树日夜陪伴着莘莘学子们,陪他们看日出,陪他们看日落,陪伴他们一起数天上的星星,陪伴他们一起吟诵唐诗宋词,陪他们一起演算着一道道物理几何题,陪他们一起讨论化学方程式。可爱的学生们,累了,去她的怀抱躺下歇息;苦了,去她的怀抱倾诉心语;闲暇时,拥入她的怀抱悠然地享受着她母亲般的博大情怀。   窗外,星光灿烂。习习夜风如曼妙的女子缓步而来,吹拂着那三十八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令人如痴如醉,丝毫感觉不到夏天的炎热。 夜,静悄悄的。静得只能听到翻阅书本的沙沙声,或者咝咝的写字声,抑或是追逐理想低眉思考的呼吸声。初一初二的学弟学妹都已下晚自习,蓦然回首,却有这幢教学楼的初三教室依然灯火阑珊。   也许是知了因看到我们对书本的痴迷而感到好奇,也许是为我们的孜孜不倦而鼓舞,栖息在老樟树上的知了竟然也不甘寂寞,一个俯身趴在窗玻璃上看着我们,对着埋头苦读的懵懂少年们“知了——知了”尽情歌唱,似乎是在为我们的青春、为我们的执着鼓掌。   那枯燥的文字符号,那一个个抽象的图像怎耐得住这来自天籁之音的魔力与诱惑。坐在我前排的几个男孩一个飞跃,如跨栏似的登上了窗台,去抢夺那天赐的尤物,还来不及坐回座位分享触手可及的快乐。哐当——!男孩的课桌却被来自神速的“飞毛腿”一脚踢翻。高涨的兴奋劲被那神奇的一脚踢得烟消云散。“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去捉蝉?!”校长的话不多,但那一个不平常的举动足以震慑教室里那三十八颗跳动的心,足以屏住那弥漫在空气的青春的呼吸。   大家面面相觑,躁动的教室瞬间恢复了夜的宁静,似乎能听到窗外老樟树亲切的叮咛,似乎能听到老樟树流动着热血的潺潺私语。一个平常平易近人的校长也是我们的物理老师,怎么会有如此判若两人的变化?一个因为初次来校报到途中而被车压瘸的腿,哪来这般神奇的力量与神速?一个静静的教室怎么会突然冒出校长的身影,难道他一直站在教室外的走廊?这一切的疑问其实不用回答,静静的深夜,只要转过办公室的一角,呕心沥血的老师房间依然灯光闪烁,那堆积如山的作业本中埋下了老师清瘦的身影,也便只能归结于“鹤发银丝映日月,丹心热血沃新花”的园丁精神罢!   最难忘的是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他高挑的身材,白皙的脸颊,长期佩戴着一副深度的近视眼镜,看似柔弱得犹如一位娉婷的女子,但骨子里透露出一股青春男孩的阳刚之气。他师范毕业就带我们班,或许是因为他自己还未完全退去青春的余热吧,课余时他几乎与我们打成一片。他与我们一起打球,跟我们一起晨起比赛爬坡,周末带着我们去爬那座红军路过的山峰。他可以把教室的走道当作我们共同的体育训练场。但他那副深度眼镜时常也成为我们捉弄的笑料。我们一起环绕教室走廊蹦跳,时常会有一些调皮的机灵趁其不备,故意碰落老师的眼镜,大家都不帮他捡,欣赏着老师在地上乱摸一通,不时发出一阵爆笑。我们都喜欢听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他那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也是我们模仿的对象,一篇篇枯燥的文章在他抑扬顿挫的讲解中,通常让人感到身临其境生动有趣。只是短短两年,仅带完我们一届,他就结束了他的教师生涯,调到县广播站当了一播音员,后来一路高升。对于学校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大损失;但对于他个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大幸事。   懵懂的我们并没有因为看似过于好动而影响成绩,六月的见证,我们以农村中学第一的身份给老师,也为自己的成长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然而时光清浅,世事太多纠葛于这青藜,一丝淡淡的离愁只是平添了些许怀念。那一年的百舸争流,谁胜孰负,随风而悄悄隐去,漫漫人生路,长江后浪推前浪,强中又有强中手。何须与他人竞高低,但求自己进步,问心无愧,心便坦然,也便足矣。   秋风拂过,涤荡心中的铅华。物是人非昨,我们依然踟蹰前行。遥想樟树当年,人已老,情未了。寻寻觅觅,再也寻不到当年的那棵老樟树,一排排林立的楼房平地而起。朗朗的读书声也已被街市的嘈杂声取而代之。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重游校园,打着灯笼亦找不到几张当初熟悉的面容。   弹指一挥间,纵然在春天的颜色里写满你们的名字,也已找不回当初青春四射的活力;纵然在素白的纸页上画满所有的树木,也看不到老樟树的斑驳的痕迹;纵然在时光的隧道里写满赞美的诗行,也留不住恩师们年轻的影子。浅浅的鱼尾纹于不经意间早已悄悄地爬上了眼角、额头,无论怎么努力,也掩饰不了岁月烙下的印迹。柔柔的春光里依稀可见世事沧桑的影子,青春的梦想在随风而逝的拐角处搁浅。纵然前方云雾锁山,纵然路途沧海茫茫,暗礁不断,虽看繁花已经落幕,也不想驻足不前,因为途中有老樟树的精神相牵相伴。    春花秋月,缠绵了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谢,但看一年又一年的春去春回、潮涨潮落。捧一份流年的书卷,与人生共舞;斟一杯流年的香铭,细细品味;执一支流年的素笔,泻满情感;铺一席流年的画卷,书笺成诗。不敢奢望与你们同行、同醉,不问经年,只希望,在前行途中,如若,你能安好,便是人间四月天。      佳木斯癫痫病研究院武汉癫痫病的典型症状羊角风的最新治疗方法有哪些呢?武汉癫痫医院有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