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墨海】瓜蒌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母亲已经去世一年多了。对母亲的回忆,除了岁月中那满满的母爱味道外,还有瓜蒌架下那温馨而亲切的回忆,那幸福的日子,就像冬天里的温暖阳光,暖暖地照在心头。   记得小时候有一年,我咳嗽得厉害,吃遍了苦涩的药片子,顽疾还是和我打持久战,尤其是到了晚上,咳嗽阵阵迅猛,我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在搅动。母亲脸上布满愁云,水、药、不停地在她那博大的手中,送入我细小的嗓子,可吃了药,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药从胃里呕吐而出,我声嘶力竭的咳嗽声,震撼得母亲心疼。   “瞧,这孩子脸色蜡黄,赶快住院,要不转成肺炎就麻烦了!”医生的话不是耸人听闻,可在我们听来却如晴天霹雳。住院?对于我们贫穷的家庭来说意味陷入苦海,还有我对扎针的恐惧,我哭闹着不住院,母亲无奈地把我领回了家中。   母亲不知从哪里弄来几个圆形状的干瘪果子,它有着黄色的、硬硬的外皮,有拳头大小。母亲说这是别人给的药引子,叫瓜蒌。用它做药引子可以治咳嗽。我一听,眼里闪出了幸福的泪花,不用打针就能治病?这小小的瘪果子真得有那么神奇吗?我将信将疑。   从那以后,母亲把瓜蒌里的籽取出,把瓜蒌皮用擀面杖碾碎,挖上一瓢在平日舍不得吃的白面,把瓜蒌皮碎末掺和在白面里,用她那灵巧的手,把白面揉成团,放在锅里烙成金黄色的小饼,让我吃。我吃着焦黄色的小饼,芳香的味道溢满腮帮,招引的姊妹们眼馋地望着我。母亲又在家里那载满童年梦的大炕边,火苗窜动的煤火上,放上一个黑色的小药锅,倒上半锅水,放上瓜蒌秄,再配上几个萝卜块,在温火沸煮下,熬成了瓜蒌籽汤,浓郁的味道缕缕萦绕在空荡荡的屋子,这味道是我生命的希望,和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一起,滋润了我干枯的心田。   记得那药汤的味道有一股浓浓的甜味道,但也掺和着一股冲鼻的怪味,每当我皱起了眉头,对生命的欲望又促使我一股作气把它送到五脏六腑。每天吃着瓜蒌皮的小饼子,喝着瓜蒌籽熬成的汤,在药力的作用下,病魔在一天天消退,直至我蹦着,跳着,花裙子迎风摆动着,快乐地如同翩跹的花蝴蝶。母亲心里像灌了一瓶蜜,眉头含笑,脸上泛着红光。   母亲把一个剩余的干瘪瓜蒌果抓碎,把里面如同瓜子般的种子种在了窗前。她说,这是神奇的果子,它救了咱穷人的命,让它在咱家开花结果吧!   在阳光的沐浴下,母亲种下的瓜蒌种子开始发芽,柔嫩的小身子舒展着腰身,抖擞精神,悄悄地从黄土里探出头来,鲜活,灵动,给孤寂的窗下抹上一缕淡淡的绿色。瓜蒌叶子圆圆的,头上带着一缕细细的小辫随着叶子使劲往上窜,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母亲用虔诚的手拿出小竹杆,把它一头插在叶子的根部,另一头把瓜蒌苗长出的小辫系在竹杆上,让它有了依靠。四周再用栏杆围住,给它营造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园。我也把这个救我于水火中的瓜蒌苗视为圣神的小生命,每天呵护它,给它浇水,用幼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把它的辫子缠绕着竹杆上,让它向着梦想中的天堂攀延。瓜蒌苗,虽然生长在穷人家中,但它不自卑,不气馁,不计较,不埋怨,在母亲的辛勤打理下,自由自在地,乐得其乐地茁壮成长着。   瓜蒌苗生长得很快,到了上架的时刻,母亲找来很多棍棍棒棒,又找来一些铁丝和绳子,开始给它搭架子。她一面用铁锹在地下刨出深深的坑,把粗壮的棍子埋在坑里,一面在墙上钉上木橛子,几个棍棒横竖衔接,铁丝、绳索齐上阵。母亲就像是一个设计师,精心设计,巧妙布局,一上午时间,一个方方正正的瓜蒌架扎成了。母亲用满意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杰作,那目光,好像是给新生儿准备好了摇篮,在等待着新生命的诞生。   瓜蒌苗每天在不懈地努力成长着,向着自己梦想中的天堂猛蹿,没有多少日子,它们终于攀升上了属于自己的城池。叶子开始变得肥硕,藤蔓找到自己的位置后,稳妥地安下了家。藤蔓你勾我连,含情脉脉,缠绵厮磨,交织如网;郁郁葱葱的瓜蒌叶,像是漂泊在绿色海洋上密密麻麻的雨伞,有的轻浮于水面,有的挺立在碧波之上,似层层波浪,如片片翠玉,把架子盖得严严实实,风儿一吹,便扬起涟漪绿浪。   瓜蒌花开了,一朵朵洁白的花,呈五角星形状,莹洁清丽的花瓣四周,线状银丝若天然流苏,丝丝缕缕,如“爆炸式”秀发,潇洒飘逸。它们仿佛是天上下凡的仙女,挥洒着长袖在轻歌曼舞,给人以飘飘欲仙的感觉。几只蝴蝶翩翩起舞,循着花香与瓜蒌花亲吻私语,风情万种地向瓜蒌花献媚。一场春雨,把纤柔的雨丝织成透明的浴巾,洗得瓜蒌花、叶发亮发光,它们贪婪地吮吸着大自然的恩赐,伸展着洁白嫩绿的花、叶,在雨后显得更水灵,更俏丽,晶莹剔透的雨珠在花、叶上晃动,一阵风吹来,花、叶上的水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   庭院里的瓜蒌架下,是院子里最热闹的地方。对于院子里闲居在家的人们来说,夏天总是难熬的,要不就是骄阳似火,要不就是阴雨绵绵。院子里烤热的黄土地,和烈日炎炎的太阳,让他们卷缩在自己家中,拿着芭蕉扇驱赶着心头的燥热。可自从有了瓜蒌架,翠绿的叶子遮掩了太阳的暴晒,再往架子下泼洒凉水,清凉、爽快的感受氤氲在心头。院子里的人们闲暇时,喜欢拿着小板凳,坐在瓜蒌架下,东家长,西家短,八卦家事没个完。嘴里的鸡毛蒜皮之事,汇集成了民间故事的源泉,欢愉的笑声盈满瓜蒌架下,微风吹来,闻着沁心的花香,满院子飞逸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他们一直到唠叨的山穷水尽海枯石烂,才收起满嘴的唾沫星子悻悻而去。在短暂的休憩中,进入梦乡继续寻觅更多的创作源泉。   风摇花落,便有许多葫芦状的青瓜,浑圆可爱地垂在藤茎间。瓜蒌初露头角,引来了院子人们惊喜的目光,也是院子里靓丽的风景。架子上的瓜蒌像一个个刚出生的娃娃,扒开枝叶,俏皮地向人们微笑,频频向人们颔首致意,院子里的人们交头接耳聚集在瓜蒌架子下,指点秀色,陶醉在瓜蒌的景色中。邻居一个被称为学究的老大爷,戴着老花镜,搬着厚厚的古书,一看,惊讶地呼道:“这瓜蒌可是个好药材啊!”然后,摇着一头雪霜的脑袋,有板有眼地给人们讲着瓜蒌药用价值:瓜蒌“润肺燥、降火、治咳嗽、涤痰结、止消渴、利大便、消痈肿疮毒”。瓜蒌籽“补虚劳口干、润心肺、治吐血、肠风泻血、赤白痢、手面皱……”母亲则以我病例做现身说法,叙说着瓜蒌的神奇疗效,听得院子里人们啧啧称奇。   夏季的夜晚,一张大凉席铺在架子下,我们几个顽童坐在上面玩着扑克,玩着玩着累了,躺在席子上抬头看天空,瓜蒌架遮住了天上的星星,月光却透过架子上枝叶的缝隙,斑斑斓斓地洒落一地礼花,熠熠发光地送到我们身边,披在我们身上。夜风,飘着瓜蒌花的清香,轻轻地吹佛着我们面颊和发髻,吹佛着我们的胸襟,温柔的慰抚,犹如母亲的双手,让我们心神荡漾。数不到星星了,就数我们眼前刚出生的瓜蒌吧,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一个个小生命在我们的嘴中呼之欲出,高高悬挂在架子上的小瓜蒌,就像一个个淘气的顽童,东躲西藏,时隐时现,闪烁不定,和我们玩起了“捉迷藏”,弄得我们眼花缭乱,数着数着,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一觉醒来,一个身影还坐在瓜蒌架下,是母亲还没有入睡?原来她在等着赶马车回来的父亲。家里的饭做好了,饭菜依偎在火边,爹爹却迟迟不见归来,怎么不让母亲牵肠挂肚?等着等着,她竟然打起盹来,母亲太劳累了,她每天辛勤地操持着家务,把一大家子都装进了她的心中,唯独没有她自己。夜深深,母亲是我们身边的守护神,夜沉沉,母亲是父亲的守家人。她守着熟睡的孩子,挂念远行的夫君,这就是母亲,如同瓜蒌架子上摇曳着的瓜蒌一样,是我们看得见的风景。架子上的瓜蒌把这一切摄入眼中,它用枝叶遮住月亮的光亮,给母亲一片幽静,用微颤的晚风抚摸母亲的面颊,用无数闪亮的“眼睛”,带着深深的祝福温和地注视着母亲,它们也是母亲像孩子般养育的果子,有这样的辛勤园丁它们能不幸福吗?   瓜蒌随着日月的抚慰,它们渐渐地丰满,瓜大若拳。瓜蒌结的非常密,一串串,一簇簇,挨挨挤挤挂在枝头。瓜皮由最初的嫩绿,变作深绿,变作浅绿,变作金黄,变作橘红,绵绵瓜瓞,颜若渥丹,星罗藤下,像是一个个金灿灿的小灯笼,金黄一片,在翠绿色叶子的映衬下,煞是好看。望着这金灿灿的瓜蒌,我们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架上的枝叶由翠绿到枯黄,瓜蒌也从青葱到成熟,和枝叶藤茎一起,完成了生命的旅程。在院子里的男人帮助下,母亲把满架子的枝叶藤茎一起拉落下来,用剪子把不再水灵的瓜蒌剪下来。瓜蒌很奇妙,它至死也和也不愿意脱离养育自己的母体,“瓜熟蒂落”这个瓜果的成长规律,对于瓜蒌来说是不灵验的。因为它的蒂筋与瓜皮紧紧相连,任风吹雨打,仍然是安然悬垂,直至和枝叶藤茎一起被拉下架。这是一种同患难,生死与共的深情啊!它们同是大地的子嗣,扎根大地,沐浴阳光,生枝、长叶、开花、结果,努力完成自己神圣的生命过程,它们是一个整体,气宇轩昂地闯荡世界,不离不弃地傲立人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它们生长在田间原野,扎根在百姓庭院,绿荫一片,硕果累累,便是它们家族繁荣的恢宏气象,用它们充盈的潜能,给大地母亲滋生繁衍出一幅幅壮丽动人的景象。   母亲把剪下来的瓜蒌分散给院子里的邻居们,邻居们用虔诚的手从母亲手中接过来熟透的瓜蒌。母亲只留下几个放在窗台上。看着满架子的瓜蒌被母亲散尽,我心里有点失落感,噘着小嘴埋怨道:“娘,你怎么都送人了?这不是药材吗?送到药店里买了不是还能挣个钱吗?”母亲用手一戳我,说道:“钱、钱、钱!小小年纪就钻到钱眼里了!记住,有时候,有些东西比钱更重要!”   冬天到了,看不到满架子瓜蒌的繁华景象了,但每当我放学回来,看到窗台上摆放着的几个干瘪的瓜蒌,总爱拿在手中抚摸一番,在寒冷的冬天里,心里竟然泛起阵阵的暖意。后来,这些瓜蒌的皮、籽经过母亲或是碾成面,制成饼子;或是熬成萝卜瓜蒌汤,用不同的方式喂进我们的肠胃,浸入我们的五脏六腑,在我们体内汇合,和我们肉体融在了一起,让我们的童年有了健壮的体魄。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小时候许多事情已经淡出了脑海,唯有瓜蒌这个和我健康童年同行的美果,留下了一个美好相处的回忆。于是,忍不住在夏季的某个傍晚,便会想起那金灿灿的瓜蒌,还有瓜蒌架下的快乐童年……   湖北治癫痫好的医院卡马西平用于癫痫治疗治疗癫痫用拉莫三嗪有效果吗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