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我的讲课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说是讲课,其实是说话,而且是结结巴巴前说后忘前言不搭后语脊背发凉头冒虚汗地说话。   我是个顿口拙腮、木讷寡言的人,能少说话就尽量少说话,时常是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把跟我说话的人急得什么似地。我平生最羡慕的,是那些一说话就滔滔不绝、口吐莲花的人。跟人吵架,对方一句话就把我给噎住了,我脸红脖子粗地走开后才想到“刚才如果这么吵的话,他就只有干瞪眼的份了”。半生不熟的人凑在一张饭桌上五马长枪,是我不擅长的,实在推不掉勉强去了,往往因为我的沉默和无趣使气氛变得尴尬,而我只有自责。人多的大场面,我尤其恐惧说话,只是往犄角旮旯里缩着躲着。所以,我爱静,爱独处。但是,“世事相违每如此”,你猜得着开头,却往往料不到结局。就像我,越是不擅长说话人家越是来逼迫你说话,干的硬的,没得商量。   我在中文系混文凭时,老师要求每个学生试讲一节课,课文自选,评价项目有仪表仪态、口语表达、理解能力、师生互动、板书和教案设计等方面,计算学分。因为此前从未上过讲台,我惶然不已,大无畏地去问老师可不可以不讲,老师答得干脆又明了:可以不讲,只要你不想毕业。   看来,只能备课了。选定课文后,查找资料,编写教案,并向同学请教。教案完成后,我向一个同学讲了一遍,同学指出几处需要改进的地方,说:“总体还不错,相信自己,加油!”直到这时,我才有那么一点点信心了。我想,一样有鼻子有眼的,别人可以,我也可以。于是,我变消极为主动,早晚死记硬背,并在头脑中勾画出正式试讲时的一些情形。   一天上午,我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故作镇定地走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下“石壕吏”三个字,歪七扭八的,接着写“杜甫”,没想到,用力过猛,“杜”字刚写了半边粉笔“嘎嘣”一声折断了,我惊出一身冷汗。稍稍平复下情绪,再拿粉笔,颤巍巍地将“杜甫”两个字写浑全了。然后,瞅着教案,声若蚊蝇地念了起来。很奇怪,预习时几乎能背诵下来,此时此刻,眼睛余光一扫下面,脑中只剩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念些什么。更要命的是,我看见老师坐在最后一排瞪着眼,满脸严肃。一分神,我更是结结巴巴、气若游丝了。阿弥陀佛,好不容易念完了,准备谢场,老师已疾步而至,硬硬地说:“你这不是讲课,是念课,而且念得也不怎样。我告诉你,本次试讲不及格!”不管是讲课还是念课,不管及格不及格,毕竟是上了一次讲台,于我而言,开创的意义大于一切。此刻忆及,我实在应该感谢老师给我出丑的机会,还应该感谢同学们自始至终忍受着我的出丑。   阴差阳错,造物弄人。后来,我竟然开始了记者生涯。经过岁月的淬炼和生活的捶打,说话的能力似乎“提高”了一点,但本性难移,做了编辑后,最终还是返回到过去时。   我总觉得,让口拙者去讲课,就像让矮子去参加跳高比赛一样,多少有些滑稽。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又遭遇了一次讲课。   在我栖身的这本杂志创刊5周年的时候,虽然诸多事宜早早提上议事日程,但到头来还是有好多的“想不到”。其中,最大的“想不到”就是,领导让我给陕甘宁青四省(区)的三四十名通讯员讲课。我犹豫了退缩了胆怯了。面对我的解释和逃避,领导掷地有声:“我不需要听什么理由,你不但要讲,而且还要讲好!”   这种情形怎么似曾相识?   搏一搏吧。不就是说说杂志的栏目设置、投稿须知和存在的问题嘛,轻车熟路的,怕什么怕?即使真的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像一个穷途末路的赌徒似地自己给自己打气。接下来,整理讲稿,搜寻资料,对照网页摸索制作PPT课件,反反复复,我的心情是诚惶诚恐的,我的日子是黑白颠倒的。偏偏,我就感冒了,过了两天,妻子也感冒了,最后连女儿也未能幸免。形势逼人,不敢懈怠。我这个罪魁祸首一边吃药一边忙活,真难为妻子和女儿了。随着日子一天天临近,我又不可抑制地患得患失起来,尤其是讲稿,写了几遍都不满意。最近的一次,里头甚至都注明了“此处语言宜活泼”“此处宜用重音”“此处图片讲解是重点”等提示语。后来看了一下,张牙舞爪的,抽了几支烟,决定重写。   但是,且慢,为什么要重写?为什么重写了还不满意?我是心知肚明的,症结的关键是,我有说话障碍——这障碍来自于自己,且是与生俱来的,妄想清除障碍,结果徒劳不说,还犯了“戒律”。诗人、作家韩东曾列举关于写作的诸多“戒律”,其中一条的大意是:不应要求比自己还写得好,你是什么水平就只能写出什么东西。将写作换成说话,我的犯戒就在于,我总想说得比自己还好,总想说出超过自己水平的东西。于是,顺理成章地产生了说话障碍。痛定思痛,我决定正常说话,即:按自己的水平说,说成什么是什么。没想到,这招还真奏效,讲稿过关了,内心安稳了,走上讲台轻松了。客观地说,那次讲课,课件图文并茂、讲解条分缕析,反响挺好的。   想想,说自己这样不行那样不济,原来都是借口、都是遁辞,因为,该来的终会来,是你的就是你的,躲也躲不掉。所以,尽管平常心面对,做回真实的自己,哪怕把脸上涂地五抹六道呢。那时,你会听到一个发自肺腑的声音:我已经尽了自己全部的智慧和心力,足矣。 哈尔滨的医院能治好癫痫吗辽宁治癫痫三甲医院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武汉的哪家专业医院可以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