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遥远的思念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秋后的天气像是着了魔,几日来连续高温,烤的大地火辣辣的燥。尽管昨夜下了几阵雨,白天依旧是接近四十度的高温天气。人们都热怕了,钻在空调开放的家里,紧闭门窗享受酷暑中的一片清凉。   月季花蜀葵花随着秋季的来临逐渐凋谢,各种瓜果在争先恐后的成熟和收获中各展风姿。田野里的大豆、玉米、高粱和谷穗也在各展风骚地预言者丰收的季节。农历七月十三了,又是一年中元节就要到来。   中元节俗称“鬼节”、施孤、七月半,佛教称为盂兰盆节。与除夕、清明节、重阳节三节是中国传统的祭祖大节,也是流行于汉字文化圈诸国的传统文化节日。在南方地区,中元节有放河灯、焚纸锭的习俗。   传说中元节当天阴曹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民间普遍进行祭祀鬼魂活动。凡有新丧的人家,要上新坟,而一般在地方上都要祭孤魂野鬼,成为中国民间最大的祭祀节日之一。   也有书本记载,中元节原是小秋,有若干农作物成熟,民间按例要祀祖,用新米等祭供,向祖先报告秋成。因此每到中元节,家家祭祀祖先,供奉时行礼如仪。海外华人华侨在清明、中元、冬至和年兜这四节会寄批银,否则便会被人认为是对祖宗不敬,对长辈不孝,对妻子不负责任的不成器之下等人。   最近一些日子,过世的母亲老在梦里一次次出现,无形中又加深了对她已故灵魂的怀念和回忆。就连远在他乡的女儿也在微信上告诉我,梦中看见了已故的姥姥。我说中元节快到了,姥姥可能是在暗示我们不要忘了祭拜她吧。   我向来不信仰鬼神之类的说法,但是看到这些文字的记载,再结合几次梦中的情景不免产生一丝“信其有”的感觉了。      我出生在晋东南一个山村。故乡的风俗习惯就是中元节的前一天晚上,在自己家门前用生米和凉水混合做汤,等夜幕降临时,一家人跪在地上烧纸钱哭祭新故的亲人。“新故”是指去世不过三年的已亡人。我的母亲是在去年初冬病故的,她老人家的亡魂也许担心整日忙碌的子孙们忘记对她的挂念吧,所以三番五次在我的梦中出现?   梦中的母亲是年轻时候的模样,穿着月白色的的确良衬衫,齐耳的短发用黑色卡子整齐的别在耳后,她瘦小的身体行走着,一副笑吟吟的样子。梦里的动态情景也是有板有眼:有时在儿时居住的老屋;有时在放着几台旧家具的一个房间。梦里的母亲没有拄拐杖,不象生前卧床的病态样子,所以梦中是很平和的令我回味的一种意境。只是最近一次,梦里的母亲居然背上有了几片红色的擦痕。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蹭到了皮肤,我掀起母亲后背的单衣给她涂药止痛。并且打算仔细叮嘱她注意身体的时候天亮了,揉揉眼睛我才发现是自己做了一个梦。   正是由于这样一个梦,让我产生胡思乱想的念头。我想为什么母亲的后背会有伤痕呢?难道是她生前在大跃进时期过度劳累遗留下创伤了吗?还是母亲生养十来个子女时仍要兼顾一二十亩庄稼地而损伤了她的元气?母亲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呢?想来想去,我找不出答案。侥幸的心理甚至希望母亲的灵性能够提示、点化我。   母亲生前,我很多次梦中梦到母亲去世了,就会在梦里伤心地哭啊喊啊,有时候竟然哭得瘫倒在地上。醒来时双腮挂泪,泪湿枕边。好在梦总是和现实反着的,醒来也只是一场场虚惊。如今母亲去世了,梦中见到的却是她健在的身影。   记得父亲去世前,母亲曾那么依附父亲,从年头到年尾父亲总是细心地照顾着母亲的情绪,并默默地为家庭付出了全部精力。那时父亲是母亲的天,是家里的那片屋顶。父亲突然过早的离世带给母亲带来非常严重的打击,从此母亲的身体彻底垮下来一天比一天苍老。多年来母亲拖着被病魔纠缠的身体,不知遭受了多少病痛!   母亲是在无奈中解脱了,她的躯体将在幽深的黄土高原中化作一抔清香的泥土,化作一缕袅袅升起的青烟,化作一丝清清柔柔的白云。她可以用泥土的芬芳来孕育那片自留地,她可以用青烟和白云的自由去慰藉不远处的父亲。   我想母亲应该和父亲在另一个世界相聚了吧?父亲也可以继续照顾瘦弱的母亲了吧?见到父亲后的母亲微笑了吗?梦中的母亲没有拄拐杖,那就是证明母亲不再是踽踽独行的了吧?有了父亲的陪伴母亲应该重拾生活的信心了吧?   “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站在这静寂的夜中,我的脑海里满是母亲的影子。可是当我想伸出手来,尝试想摸一模母亲的双手时;尝试想靠一靠母亲温暖的怀抱时,母亲却消失了!我永远再不能触摸到母亲的容颜,此时的天空是那么高那么远,我只能痴痴地仰望着它,慢慢在天空中寻觅,我渴望在空中能找到什么。哪怕是一颗星,哪怕是一丝月光。也许看到星星的闪烁,我就看到了母亲的目光。   有人说去世的灵魂会升到空中化作一颗颗闪烁的星星,每一颗星星代表一个曾经璀璨过的生命。可是灰色的空中我找不到一颗星星,今晚的星星,您们都去了哪里?   一丝晚风吹来,有了点秋的凉意,请问我思念的亲人们,你们在哪里?父亲和蔼的目光,母亲慈祥的笑容,大哥疲惫的眼神,大姐靓丽的笑靥,今晚一个个都出现在我的面前。夜色下寂静的几乎能听得见风的声音,听得见飞蛾飘过的动作。夜虫在草丛里时断时续的叫着,遥远世界的亲人们,我的思念您听到了吗?   是应该回去祭奠母亲了!不单单是祭奠母亲,还要祭拜所有已逝亲人们的灵魂。回去看看和亲人们一起生活过的那座年久失修的老屋吧!让田园的气息和原野的阳光带给我一次洗礼和沐浴。 武汉中医能治疗癫痫吗治疗癫痫病开颅手术需要多少钱哈尔滨哪一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有效果癫痫病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