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浅韵】编织美丽

来源:攀枝花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我一直认为世界上最浩大的工程除了写长篇小说,就是编织毛衣。比如我有一件波浪花纹的紫色毛衣,那是母亲用她的巧手一针一线编织出来的。我常常看她在辛苦劳累了一整天的晚上还不肯休息,灯下的母亲还年轻美丽,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拿着两棵竹篾削成的针,双手上上下下折腾着。毛线被母亲挽成一个球形,放在她身边的小竹篮里,只要她的两只手开始动起来,那一根细细的毛线便如春蚕抽丝般,编织到她手里的毛衣上。   起初,母亲手里编织的东西既看不出领子也看不见袖子,不知何时,母亲像变戏法似的织出了一件漂亮毛衣。穿在我身上,大方美丽,就这样,母亲在我的童年编织了一个个紫色的、绿色的、红色的梦想,我在母亲编织的梦想里,像一条自由的鱼儿,快乐地成长着。   我曾偷偷拿着母亲的竹针,学着母亲的样子也让毛线动起来,可任我怎么弄,它们都不肯上我的针。有时我伸过头去,想仔细看看母亲的技巧在哪儿,不料她总是大声唬我,说读好书才是正路,这种简单的劳动以后我一学就会了。   没想到,织毛衣这种技能,直到许多年以后我才真正“上手”。我身边的巧妇太多,这家的帘子,那家的坐垫,这个身上的新花样,那个脖子上的漂亮围巾……哪一样都美得让我“咬牙切齿”。尤其是我那个巧手的小姑子,她手里的毛线一年四季不离身,走到哪儿,毛线就跟到哪儿,喜滋滋地编织着她的美好生活。儿子穿上她织的毛衣出去,走在大街上,常常有人问我是在哪里买的。精细的工艺,栩栩如生的图案,让我艳羡不已。   儿子上幼儿园时,他的老师曾“误夸”过我:“你妈妈手真巧!”儿子自豪地告诉老师:“这是我姑妈织的!”老师又问:“那你妈妈会织吗?”儿子自信地说:“我妈妈肯定会织,但我家没有针,所以她一直没织……”说得老师捂嘴笑了。是啊,连针都没有,还假扮什么巧妇啊。   为了不辜负儿子对我的信赖,我决定给自己补上这堂课。于是,我兴致勃勃地给买了针,买了线,决定做个贤惠勤劳的妈妈。蓝色的毛线如海水般纯净美丽,静静躺在我手上。想象着儿子穿上我织的毛衣,上面绣着一只调皮的小海豚,一定帅气极了。   在邻居大姐的指导下,我好不容易学会了上针、下针、平针的织法,只是常常一不小心就漏了针,手忙脚乱半天不得其法,一件小小的毛衣被我拆了织,织了拆。许多天了,我当初赤诚的耐心已失去了大半。经过分针、锁边、缝袖子等若干道工序后,我的毛衣终于织成了。看上去,它确实是一件毛衣的样子,让我倍感欣慰,有种大功告成的自豪感。   毛衣上还差一个小海豚,对于图案,小姑子是专家。我兴冲冲地跑去找她,她拿出老师的派头,从动嘴到动手,十八搬武艺都使出来了。可我的针一下去,总是那么不顺当,不知多少遍了,还弄不出一个小海豚的尾巴。小姑子实在看不过去了,说:“还是我帮你缝好算了,以后你喜欢什么图案什么花色,告诉我就是了!”   唉,我这编织美丽的梦,就这样流产了。以后许多年,织一件毛衣的想法,就如大海里掉进一枚针,悄无声息。但我却在不经意间学会了针织拖鞋,仿佛是在弥补我不懂女红的遗憾,没日没夜地编织着我心中的美丽。亲人送了,朋友送了,自己留了,针也闲下来了。它们安静地躺在抽屉里,等待我多年后不经意地拾起。 陕西有专治羊角风的医院吗怎样预防外伤性癫痫病海南最好的癫痫医院时哪家武汉中医治疗癫痫病哪家好